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松蔚 > 文章归档 > 2019年一月
2019年01月26日 21:18

如何说服病人去医院

问:
 
老婆生产后3个月,情绪变化不稳定,急躁,爱哭,跟家人的关系处不好。怀疑得了产后抑郁症。劝她去医院,她坚决拒绝。该怎么办?
 
答:
 
去不去医院,取决于我们对「病」的认识。
 
如果是身体不舒服,头疼发烧,去医院看病并不为难。虽然有时也会犹豫,小孩害怕打针,大人希望省钱,或者怕耽误时间不愿意去医院,那都是评估了利弊,认为身体的情况不严重,靠自己能扛过来,没必要去。但如果换成心里的不舒服,有的人就从根本上抵触去医院。她拒绝承认有病。
 
你说她生病......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5日 20:40

人为什么要看悲剧?

人为什么要看悲剧?
李诞在微博上替薛兆丰老师问了一个问题。
两个聪明人,为这么一件事找理由,挺有意思的。
 
据说薛兆丰老师从不看悲剧。不看悲剧的人开始试图理解跟他不一样的人,这事本身就有那么点儿悲剧性。我不懂戏剧,我的意思是,这件事琢磨下去理论上也没有什么意义,人没有办法理解跟自己不一样的人。能接受,但是不能理解。但是又放不下。要是放下了,也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所以就只能在这里较劲。
 
难得看个剧,为什么不看点高兴的呢,喜气洋洋的,大团圆,多好。悲剧也是较劲。不快乐,美好的东西弄坏了给人看。干嘛呢?自寻烦恼吗不是。
......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1日 20:59

我们可能问错了问题丨问答

问:
 
求教:孩子两岁,情绪控制比同龄孩子困难。一着急就犯浑,尖叫,满地打滚,让人受不了的那种。在家里可以把他关到屋里,由他叫,等情绪自然冷却。公共场合没办法,只能哄。一哄就不得了,提出来的全是不合理要求:爸爸要认错,妈妈要道歉,爷爷奶奶也要服软,全得按照他定下的规矩来。心累。
 
这么小的孩子,讲道理也讲不通。打也打过,哄也哄过,顺着逆着都试了,实在没辙。成长经历也没有什么,估计是天生的,有什么办法吗?
 
 
 
答:
 
先回答具体的问题:我没......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9日 21:06

受害者的互相伤害

受害者的互相伤害
发生了可怕的事,惊魂甫定之时,要尽快有一个公开的,明确的说明,让经历者了解发生了什么,现在是什么情况。哪怕面对只有几岁的小孩。
 
可能有违一部分人的直觉,但的确是最好的方法。
 
人们需要可控感。经历灾难之后,内心秩序崩塌,一切熟悉之物都不再安全,需要逐步重建世界的可控感。对正在发生的事知情,是可控的基础。
 
昨天,北京西城区的一所小学有暴徒行凶,犯罪嫌疑人用手锤打伤20个孩子,引发了很多人的惊恐。事发之后,有老师在班级群里对家长说:
 
 
「孩子不......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7日 20:40

他只是不一样,并不想冒犯谁

我参加了一次团体。在团体中我卷入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冲突。有人对我很生气,他觉得他的人生被我否定了。说着他就激动起来,谁劝也不行,开始回忆自己卧薪尝胆的付出,他那么努力,那么苦,我凭什么说三道四?
 
这让我有一种熟悉的震惊。
 
我仔细地反思。很确定,我对他没有不满,也不想跟他有冲突。但冲突就是发生了,这里蕴含了某种熟悉的悲剧性。我说熟悉,因为这种事远不是第一回。就类似于「我不喜欢吃葡萄,而葡萄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或者更极端,是「其他喜欢吃葡萄的人感觉受到了侮辱」。飞来横祸般的仇恨。
 
我熟悉,但仍然......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5日 20:55

知识嘛,本来就不是实用的东西

什么是知识?很多人都对它有误解。
 
知识不一定是高贵的东西,也不一定有用。
 
当我们开始考虑知识的实用价值,它就已经成了另外一套东西。知识本身——纯粹的知识——是屠龙之技。为了把它做成一个有用的「产品」,不得不做出某种简化甚至扭曲。
 
这不是抱怨,也不是炫耀,只是陈述一个加工转化的过程。就像我们把铁矿石变成铁器。为了说明这一点,我举一个例子,让大家看一看心理学知识的原貌。这样你就知道,为什么知识变成产品的时候,只能是零散和表浅的。
 
请大家读下面一段文......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4日 20:52

对罗振宇,你可以这样黑丨心理学怪谈

今年,罗振宇的年终秀结束之后,对这位知识明星的嘲讽特别厉害。
最辛辣的比方是这么说的:
中年人为知识付费,就好像老年人买权健,是出于盲目的焦虑而购买无意义的产品。
一种愚蠢的「智商税」。
这让我稍微想谈一点不一样的想法。
我其实也不太喜欢以罗振宇为代表的知识付费。但我觉得,大多数人反对他的方式并不高明。
 
拿保健品类比吧,你要怎么劝我不吃保健品?
直接说保健品不好,我不一定接受。
除非你告诉我,保健品不好,但存在更好的保健方式,比如健身,食疗,或者瞎说啊,练气功,那我都会听一听。......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2日 20:29

新年,免于跟人“联结”的自由

特意错开了新年第一天,今天写一篇文章。
 
跟大家聊一聊我在做的事。
 
想聊这件事的冲动已经很久了,但总是不确定如何表达。直到这次新年,因为一些契机,我才终于想清楚一直在酝酿的那个感受要怎么说。
 
它是在某种意义上的,不自由。
 
意识到这份不自由,是因为这两天收到了很多朋友的新年祝福。——别误会,这些朋友很好,祝福也很好。只是它们唤起了我的一种焦虑,觉得有必要融入这样的氛围,展现出某种社会人的亲和性,最起码简单地回一句「新年快乐」。
 
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