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松蔚 > 文章归档 > 2019年05月
2019年05月24日 20:55

心理学怪谈丨发病的按钮

 

今天要讲的故事来自一个德国治疗师,他叫Rudiger,在海德堡做儿童与青少年的家庭治疗。他是系统家庭治疗师,也受过催眠治疗和游戏治疗的训练。几周前,他来北京做第一届中德儿童与青少年家庭治疗的培训,我是这个项目的中方教师。这是他在课上分享的一个案例片段:   有一个被诊断为多动症的小男孩,妈妈带他找Rudiger老师做家庭治疗。Rudiger是这么做的。他先把母亲留在治疗室里,把男孩单独拉到门外,问:“咱们给妈妈一...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23日 19:20

发现乖小孩吸烟,亲妈该如何应对?

一个孩子从青春期迈向成年,通常是家庭矛盾最激烈,家长最头痛的一段时间。   从家长的角度来看,事情在变坏:曾经的“乖小孩”,现在越来越不“乖”了。那个百依百顺的小天使哪里去了?想他。   但孩子不乖,恰恰是他的成长。他本来就不是为了“乖”而活。他尝试各种想做的事,然后慢慢长成他自己。有的家长接受不了,他们愤怒地大喊:有些事不行!我们不想看到这样的你。假如他们的力量足够强,孩子也许会屈服。但矛盾会...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23日 09:00

人要如何走出过往的阴影?

人要如何走出过往的阴影? 影视作品中有一个流行的叙事。讲一个人,尤其是反派人物,毁天灭地跟全世界为敌,他们背后往往有一段辛酸的往事,早年的阴影。亲人离世啊,被最爱的人欺骗啊,天灾人祸啊……等等。因为这些阴影,现在种种特异的行径就都可以make sense了。啊,他也是一个可怜人,可怜又可恨。   《火影忍者》里的宇智波带土。   《蝙蝠侠》里的小丑。   《复仇者联盟》里的灭霸,等等。   还有权游里的小恶魔,他当然不算是反派了...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20日 20:20

能让亲密关系变得容易一点的几个小事实丨旧文

今天是520,发一篇讲亲密关系的旧文。   这是我在知乎回答过的一个问题:「在追求、恋爱乃至婚姻中,有哪些残酷的规则或规律?」根据我做过的上百例夫妻/伴侣咨询,我总结了下面几点经验。我认为发生在亲密关系里的冲突和争吵,绝大多数情况下是因为缺乏对这些规律的认识。   并且,绝大多数人,即使认同这篇文章里的规律,也很难在生活中时时记住。   所以爱很容易,经营好一段爱情却很难。   为什么要在520讲一个...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17日 20:25

他的守望于斯结束丨问答

问: 李老师您好! 就叫我“黑洞本洞”吧,这是一个女孩曾经对我的戏称。   我一直在想如何描述我的问题,现在的我感到非常无助:我自己的生命正在无法阻拦地滑向黑暗的深渊,而我手边甚至连救命稻草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自己滑向深渊。   我出生在福州这个二线城市,父母国企的普通工人。他们一直活得很辛苦,贫贱夫妻百事哀。我也常常活在父母的争吵中,父母在我眼中就是:一个暴脾气尽职尽责的妈妈和一个爱逃避大...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12日 20:49

也可以选择不当妈

也可以选择不当妈

 

最近做培训,课间跟一位德国老师闲聊。他用宏观视角看人类的发展,有很多有趣的观点。比如他说「爱情」这个概念是最近几百年被发明出来的,之前只有婚姻。婚姻的历史比爱情长很多。它是一个社会契约,用来解决很多问题:繁衍啊,经济啊,部落间的和平啊。那时候是不需要爱情的。   中西方都如此,挺有意思。   但人类社会发展到更开化的程度,光凭这样一个契约就解决不了问题了,甚至会产生更多的问题——结婚变成了一...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10日 20:42

心理学怪谈丨催眠减肥

 

上周,很多人催我讲艾瑞克森大师用催眠治疗帮人减肥的故事。这个故事其实相当有名,属于艾瑞克森最经典的案例之一,在网上一搜便是。既然很多人好奇,我就贴一遍。   但在这之前,先讲几句题外话:   有人问我,讲这些故事的目的何在,为什么讲出来又不给「解释」,是不是故意卖关子?实际上,不是我不给,而是本来就没有唯一的解释。人际关系里的互动,仔细想起来,一千个人有一千种反应。好比我写一篇文章,有人看了...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07日 20:21

我们与心愿的距离丨问答

 

问: (严格意义上说,这不是一个提问) 我有一个群,是一个付费的线上团体。计划用一年时间,通过团体的体验来学习「团体」。这种无结构的学习持续到两个月左右,有的成员开始感到低效,担心坚持下去没有收获。于是我们发起了一个新的举措,承诺没有收获的成员可以全额退款。这个问题就是由这样一个举措引发的。   我们的工作人员统计了目前为止大家的反馈,有相当大比例的成员表示:「群里讨论的话题不好玩,学不到...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06日 11:46

心理学怪谈丨两杯酒的诅咒

 

今天恢复开工,先讲一个Milton Erickson(米尔顿·艾瑞克森)的治疗故事。   艾瑞克森是享誉世界的催眠治疗大师。要说是什么流派,似乎不能用哪一个流派来限定,只能说他自成一派,博采众家,从心所欲。他有很多催眠案例,短短的一两次工作就可以有奇效,在很多人看来就像巫术一样匪夷所思。所以也有人猜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巫师。的确,心理学诞生以前,巫术就在某种意义上替代了心理治疗的工作。   很多人批判他,但是,...

阅读全文>>
2019年05月01日 20:34

五一节不劳动

最近同时处理的事有点多,正在写的稿子耽误了一下。   以前遇到这种情况,会想:正好有个五一假期呀,快!用假期的时间把进度赶一赶。好多年都是这么个习惯。但现在我会说:「假期不就是用来休息的吗?不然放假还有什么意义?」   在我的经验中,用假期赶进度的计划没有一次是成功的。上大学做科研那些年,经常是放假玩也没玩好,工作也没做好。效率低,脑子慢。说明身体是想休息的,只是意识不允许。自己当自己的监工。说来也可怜,人类这些年一直在进步,还有不少人像我一样,内心深处总觉得休息可耻。   人有休息的权利,这是劳工前辈们通过奋斗争取来的。劳动节,要对得起他们的努力啊。   所以什么都没写,大家在留言区随便聊点啥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