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松蔚 > 文章归档 > 2020年10月
2020年10月27日 11:02

不符合标准的第一步

不符合标准的第一步 前几天上课聊到一部老电影,《充气娃娃之恋》,讲一个宅男的成长。今天展开说一说。   高司令饰演的男主角是一个小镇青年,生性自闭,独来独往,从不与人交际。父母去世后,唯一能勉强交往的就是哥哥和嫂子。他们都很关心弟弟的状态,想方设法地推动他多出门,多交朋友。   有一天弟弟声称他交了一个女朋友,比安卡,哥哥嫂子当然十分激动。见面后就震惊了,原来比安卡是一个充气娃娃,是弟弟从网上订购的。     ...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6日 15:14

看不惯又离不开丨反馈实验040

往期干预   原文:《反抗有时就是不反抗丨反馈实验038   跟焦虑闹掰   问:   开门见山的说,我跟自己的焦虑闹掰了。   我一直都很焦虑,体现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多年来也起起落落。咨询做过,应对方法也学了不少,冥想,呼吸法,运动等等。但只有暂时的缓解,没见到长期的改变。   我现在已经不愿意做任何应对了,因为越来越像填补无底洞。如果不会好转,做了很多练习,焦虑依旧容易触发又难以平息,...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2日 19:47

他们的柔软需要被看见

他们的柔软需要被看见 题图:《摔跤吧!爸爸》   作为常年帮家庭解决问题的心理学工作者,同时也是一个小学生家长,最近被问了很多「怎样看待现在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出现心理问题,是否由家长的焦虑导致」这类问题。我的看法如下:   1. 当代青少年的心理问题是否显著高于以往?家长焦虑是否过度?两者之间的相关有多大?谁影响了谁?……这些命题在学术上是有判断标准的。没有证据之前,我给不了支持或反对的结论。只能先把它们当成一些假设,谈一...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0日 20:00

把声音关到罐子里

为了改善我的慢性鼻炎,听从朋友的建议,我从九月开始每两天游一次泳。上大学那时候为了应付考试,勉强可以在水里扑腾两百米,但其实连换气都不会,更毫无速度和技巧可言。现在我已经三十多岁了,想从头开始学起,未免有点吃力。   我总是选择早上开馆的时间,原因是人少。如果一条泳道有人,我就难免觉得自己碍手碍脚。他们从我身边加速超过的时候,我仿佛可以听到他们不屑的嘲讽声:「哪来这么一个挡路的麻瓜?」   但没...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19日 10:15

明知无用的事丨反馈实验039

假期暂停了一周,重启我的线上问答干预。

最近越发体会到,干预最大的挑战来自于人们的直觉。当我们遇到问题的时候,通常会按照直觉应对问题,而直觉应对不了的问题,就会作为疑难杂症呈现到我们面前。我们当然必须换一种应对方式。那么新的应对方式,往往就是反直觉的。

不上学的孩子,直觉的应对方式是催促她上学,但是用过了各种方法催促都没有用,越催越抗拒,那就不要再催了。直觉的方法不起效。换一种应对,那就是允许她...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15日 21:37

被标记的抑郁风险者

被标记的抑郁风险者 抑郁症最近是一个高频词。国家卫建委9月发布了《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一个重要举措是要把抑郁症筛查的范围扩大。比如在孕检和产后访视中要评估孕产妇的抑郁风险,高中和大学也要把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的体检内容。   政策的用意是很积极的,希望提高识别和就诊率,从而降低因为抑郁而导致的事故风险。   但在实际操作中,要小心由此带来的负面效应。比如,增加了被筛查人群的心理负担,甚至对干预产生戒备,反...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12日 20:41

对精神类药物的几种偏见

后台有呼声,让我讲讲精神类药物的话题。   药物的基本逻辑是,心理方面的异常,包括感知觉、情绪,或是思维,都可以通过生物化学的手段调节。我不是医生,按说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发言权。但它在心理咨询中又是一个敏感的,有争议的话题。每当我写到抑郁症焦虑症,就有读者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看医生没有用,吃药没有用,钱花了不少,好转还遥遥无期……诸如此类。   说实话,这些留言我也为难。置之不理也不好,但如果不加...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03日 21:36

反抗有时就是不反抗丨反馈实验038

往期干预

原文:《请无视我的意志丨反馈实验036

一出戏

问:

我是今年应届毕业生,正在准备秋招。在离家很近的地方租房。

我很抵触这样的想法:“全部的精力和时间都应该为了一个阶段性目标去奋斗,比如求职,这才是正事,别的都是闲工夫,浪费时间”。我认为生活目标主次安排清晰是应该的,但也不能把个人价值的衡量全压在这个目标能否实现上,这种想法让我感到窒息,仿佛又回到了高三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点的做题生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