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博客 > 李松蔚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9年01月15日 20:40

人为什么要看悲剧?

人为什么要看悲剧?
李诞在微博上替薛兆丰老师问了一个问题。
两个聪明人,为这么一件事找理由,挺有意思的。
 
据说薛兆丰老师从不看悲剧。不看悲剧的人开始试图理解跟他不一样的人,这事本身就有那么点儿悲剧性。我不懂戏剧,我的意思是,这件事琢磨下去理论上也没有什么意义,人没有办法理解跟自己不一样的人。能接受,但是不能理解。但是又放不下。要是放下了,也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所以就只能在这里较劲。
 
难得看个剧,为什么不看点高兴的呢,喜气洋洋的,大团圆,多好。悲剧也是较劲。不快乐,美好的东西弄坏了给人看。干嘛呢?自寻烦恼吗不是。
......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11日 20:59

我们可能问错了问题丨问答

问:
 
求教:孩子两岁,情绪控制比同龄孩子困难。一着急就犯浑,尖叫,满地打滚,让人受不了的那种。在家里可以把他关到屋里,由他叫,等情绪自然冷却。公共场合没办法,只能哄。一哄就不得了,提出来的全是不合理要求:爸爸要认错,妈妈要道歉,爷爷奶奶也要服软,全得按照他定下的规矩来。心累。
 
这么小的孩子,讲道理也讲不通。打也打过,哄也哄过,顺着逆着都试了,实在没辙。成长经历也没有什么,估计是天生的,有什么办法吗?
 
 
 
答:
 
先回答具体的问题:我没......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9日 21:06

受害者的互相伤害

受害者的互相伤害
发生了可怕的事,惊魂甫定之时,要尽快有一个公开的,明确的说明,让经历者了解发生了什么,现在是什么情况。哪怕面对只有几岁的小孩。
 
可能有违一部分人的直觉,但的确是最好的方法。
 
人们需要可控感。经历灾难之后,内心秩序崩塌,一切熟悉之物都不再安全,需要逐步重建世界的可控感。对正在发生的事知情,是可控的基础。
 
昨天,北京西城区的一所小学有暴徒行凶,犯罪嫌疑人用手锤打伤20个孩子,引发了很多人的惊恐。事发之后,有老师在班级群里对家长说:
 
 
「孩子不......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7日 20:40

他只是不一样,并不想冒犯谁

我参加了一次团体。在团体中我卷入了一场不大不小的冲突。有人对我很生气,他觉得他的人生被我否定了。说着他就激动起来,谁劝也不行,开始回忆自己卧薪尝胆的付出,他那么努力,那么苦,我凭什么说三道四?
 
这让我有一种熟悉的震惊。
 
我仔细地反思。很确定,我对他没有不满,也不想跟他有冲突。但冲突就是发生了,这里蕴含了某种熟悉的悲剧性。我说熟悉,因为这种事远不是第一回。就类似于「我不喜欢吃葡萄,而葡萄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或者更极端,是「其他喜欢吃葡萄的人感觉受到了侮辱」。飞来横祸般的仇恨。
 
我熟悉,但仍然......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5日 20:55

知识嘛,本来就不是实用的东西

什么是知识?很多人都对它有误解。
 
知识不一定是高贵的东西,也不一定有用。
 
当我们开始考虑知识的实用价值,它就已经成了另外一套东西。知识本身——纯粹的知识——是屠龙之技。为了把它做成一个有用的「产品」,不得不做出某种简化甚至扭曲。
 
这不是抱怨,也不是炫耀,只是陈述一个加工转化的过程。就像我们把铁矿石变成铁器。为了说明这一点,我举一个例子,让大家看一看心理学知识的原貌。这样你就知道,为什么知识变成产品的时候,只能是零散和表浅的。
 
请大家读下面一段文......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4日 20:52

对罗振宇,你可以这样黑丨心理学怪谈

今年,罗振宇的年终秀结束之后,对这位知识明星的嘲讽特别厉害。
最辛辣的比方是这么说的:
中年人为知识付费,就好像老年人买权健,是出于盲目的焦虑而购买无意义的产品。
一种愚蠢的「智商税」。
这让我稍微想谈一点不一样的想法。
我其实也不太喜欢以罗振宇为代表的知识付费。但我觉得,大多数人反对他的方式并不高明。
 
拿保健品类比吧,你要怎么劝我不吃保健品?
直接说保健品不好,我不一定接受。
除非你告诉我,保健品不好,但存在更好的保健方式,比如健身,食疗,或者瞎说啊,练气功,那我都会听一听。......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2日 20:29

新年,免于跟人“联结”的自由

特意错开了新年第一天,今天写一篇文章。
 
跟大家聊一聊我在做的事。
 
想聊这件事的冲动已经很久了,但总是不确定如何表达。直到这次新年,因为一些契机,我才终于想清楚一直在酝酿的那个感受要怎么说。
 
它是在某种意义上的,不自由。
 
意识到这份不自由,是因为这两天收到了很多朋友的新年祝福。——别误会,这些朋友很好,祝福也很好。只是它们唤起了我的一种焦虑,觉得有必要融入这样的氛围,展现出某种社会人的亲和性,最起码简单地回一句「新年快乐」。
 
那......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6日 20:20

婊字的共识

六六女士写了一篇《婊人的共业》,骂了几个她心目中的「婊人」。有贾跃亭,刘强东,还有李国庆和成龙。都是男性。欠钱不还的,婚外情的,颠倒黑白的……从她描述的这些行为来看,这几个人可以说很烂,很渣,很无耻,很下作了。我也想骂他们,但我疑惑六六为什么选择了「婊」这个字。

婊人这个词,网上有一些小众的用法,是用作动宾词组,意思是「黑这个人」,「恶心这个人」。但把「婊」作为一个形容词,似乎是六六女士的创造。很显然六六觉得这几个男人可恶到了极致,前面说的几个词都不够劲,就像《围城》里有一句话,......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4日 21:40

平安夜,祝福你

平安夜,祝福你
今天过节,就不认真写了。
 
聊一聊新版微信的这句话。
 
首次运行这个版本的微信,有一段开屏动画,蓝天下的一朵小花,很清新。旁边的配文是:「因你看见,所以存在」。你点击【发现】按钮,会在菜单中看到【看一看】的选项。点进去,里面是朋友们认为好看的文章。
 
文章的右下角,以前是【赞】,现在改成了【好看】。你点一下,这篇文章就出现在朋友的【看一看】里。你觉得好看,文章就有更多人看。
 
这里藏着一个有趣的逻辑。
 
你的目光,构成了这篇文章的传播链。越多人觉......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20日 20:21

Ta完美了,还要你干嘛丨心理学怪谈

《别把什么都甩给三观不合》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8日 20:46

让最强大脑教小学生,是浪费吗?

让最强大脑教小学生,是浪费吗?
前些天有一篇文章在朋友圈刷屏,叫做《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说的是通过远程直播,让山区学生也能同步跟进城市名校的课堂教学。不少学生受惠于此,其中有88人考上北大清华。
 
围绕这条新闻,产生了热烈的讨论。
 
通过视频直播教学,不应该是什么新鲜事。我倒是奇怪这个点子为什么出现得这么晚。考虑到目前教育资源严重不均,好老师与好学校的稀缺,学区房炒到远远超出普通人的承受极限,早应该尝试用网络来传播最好的教育了。不但山区学生可以受益,城镇学生也一样,未来的教育门槛可以变得很低。
 
无论如何,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方向......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7日 20:20

“你要做自己”,怎样才是做自己?

「你要做自己」,「要勇敢」,「Followyour heart」,这些话我们一点都不陌生。问题是,勇不勇敢另说,要勇敢地做什么,才算是做自己呢?
 
一个职场女性在犹豫要不要辞职,回家做全职妈妈。我们鼓励她:「勇敢一点,做你自己!」意思很清楚:辞职吧,不要为一份工作束缚你的自我。
 
一个全职妈妈不想做家庭主妇,在考虑要不要回归职场。我们也鼓励她:「勇敢一点,做你自己!」意思是说:上班吧,去工作中找你的自我。
 
所以「做自己」有任何的立场可言吗?
 
而且这两个女性很可能是同一个人,就差一年,......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4日 21:11

别把什么都甩给三观不合丨问答

问:
关系在人生处世方面太重要了。
在职场上,如果能碰到一个好的老板,或者一群好的同事,和自己的价值观比较一致,做起什么事情来也会顺风顺水。即使很困难,但是总归会有办法去解决。甚至原来本身是事故的东西,现在也变成了故事。
 
但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关系,也就是说,和自己价值观世界观比较远的人在一起,即使是容易的事,也会变得复杂起来。
 
但问题就是,找到好关系的概率不是很大。更多的是要面临很多价值观和世界观不一致的人和事。毕竟大多数人还不能脱离现实,去只和自己喜欢或者三观一致的人打交道。李老师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11日 20:46

让抑郁症变得不那么重要

有好多人让我写一篇谈抑郁症的文章。我曾经写过一篇,《抑郁症,你需要了解的求助常识》,介绍了一些基本原则。最重要的是去就医,吃药。我在文章中已经强调得很清楚,抑郁症首先是一个有生理基础的疾病。有人还是不满意,说:抛开生理的干预,它也有心理学成因。你是心理咨询师,应该多讲一点心理学的方法,不要光是让人吃药。
 
大多数提问的人,并非当事人,而是家属和亲友。看着身边的人饱受病痛折磨,很着急,使不上劲儿。看病吃药这些事没法替代,不知道自己还能帮上什么忙。所以特别想拿到「吃药」以外的建议。我可以怎么帮他一点呢?
 
所以谈一下,如何从旁观者的角度应对......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8日 20:04

《狗十三》:青春期的父母必读

《狗十三》这部电影,可能是2018年最大的惊喜。
 
它讲了一个极其平凡的故事,平凡到没什么可剧透的。一个平凡的13岁的女孩,在一座平凡的城市长大,家境殷实,学校生活波澜不惊。如果说生活中有什么可以被算作「困扰」的东西,大概只有父母离异,家庭重组,每天住在爷爷奶奶家里。但爷爷奶奶很慈祥。父亲忙于工作和新家,其它时间对她还算尽责。继母是外人,当然不会像亲妈一样好,但也不差,最起码是尽到了阿姨的本分。
 
没有爱恨痴缠,没有生离死别,没有蛇蝎心肠,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坏」。
 
这部电影讲的就是四个字:人之常情。......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5日 20:47

你太骄纵老人,他们长不大丨问答

问:

请问怎么跟控制欲过剩的父母相处?我都三十多岁了,父母来我家做客,还是把它当成自己的家一样,到处指指点点。我妈会评论我的冰箱,我的衣橱,一会儿说菜都放坏了(其实她给我们拿的菜最多),一会儿又嫌新买的衣服款式不好,冬天的外套太薄。她还特别喜欢问价钱,如果价钱超出她的想象(都是我们自己的钱,没用过他们一分钱),那就完蛋了,她可以抱怨一整天。

所以我的衣服,一般都减个零告诉她……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3日 20:37

让孩子自发地热爱?这是父母的大坑

这些年,父母当得太累了。
 
比父母更累的是孩子。我没有做过调查,但我记得几年前还不是这样。现在好多商场,都在醒目的位置开设了兴趣班:体能馆、口语课堂、儿童音乐教室……教育热情高涨。孩子们耷着脑袋,身边是不知疲倦(看起来像是)的父母。以前逛商场是为了购物、放松,现在也有同辈压力了。我有一次打电话,眼睁睁看着旁边的一对夫妻训斥他们看上去只有四五岁的孩子,足足十分钟:
 
「你以为你是为爸爸妈妈学的吗!昂!」
 
我还在想呢:是啊,不为你们是为谁呢……
 
孩......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8日 20:27

我们反对基因编辑,到底是反对什么?

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副教授宣布,人类历史上第一对基因编辑婴儿已经于2018年11月在中国诞生。这对婴儿的基因经过修改,具备对艾滋病的免疫力。到目前为止,全网都是抵制的声音,还有许多科学家联名谴责。
 
好多人问我怎么看,坦白说我不懂,没什么看法。所以只好跟大家一起恶补科普文章。
 
看来看去,都说这个研究做得不地道。因为伦理审批手续不严格,招募被试的知情同意过程也有隐瞒之嫌。这方面的真相还不确切。但这也只是一小部分反对的原因。
 
有人说,这个技术还不成熟,风险和收益不成正比。这属于技术问题,我不懂,也不谈了......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6日 19:59

有没有吃下就可以遗忘痛苦的药?

有没有吃下就可以遗忘痛苦的药?

11月24日的《奇葩说》,黄执中和马薇薇开杠,杠着杠着就哭成了一团。

 
辩题是这样的:「如果有可以消除悲伤的忘情水,你要不要喝」。黄执中讲了自己小时候被欺负的例子,又讲了马薇薇被网络暴力的痛苦。黄执中的持方是:有些心理创伤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如果有药能疗愈这些痛苦,还是吃了的好。
 
 
马薇薇持反方。马薇薇说,这些痛苦是有意义的,我不吃这个药。我怕忘记给我带来伤害的人的同时,也忘掉了你们这些给我带来帮助的人。
 
随后导师的讨论,是一场心理学科普大乱战。
 
高晓松提到了进......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22日 20:52

反击很简单,不卑不亢却很难

上中学的时候,我砸过一次玻璃。
 
教室外有一个阳台,下课的时候我去阳台上,独自一个人,忘了干什么。有同学从教室里把插销别上了。这意味着我从阳台这边没法把门打开。
 
一个说不上有多大恶意的玩笑。
 
我拍窗户,让他们开门。大家只是笑嘻嘻地围观,看热闹。没人有帮忙的意思。我喊得越大声,他们越是兴致勃勃,大概他们觉得这样挺有趣的。
 
但我已经开始恼怒了。
 
阳台门上有一大面玻璃窗,插销就在窗户正下方。我开始用拳头砸玻璃,一下,两下,三下,有人开始尖叫。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