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松蔚 > 是崔永元病了,还是这个世界病了丨心理学怪谈

是崔永元病了,还是这个世界病了丨心理学怪谈

最近一直被跟崔永元有关的文章刷屏。
崔永元又被死亡威胁了,崔永元又揭发黑幕了,崔永元又宣战了,崔永元下一个举报的竟然是他……
每一篇下面都很多人点赞,叫好。
 
刚又被一篇文章刷屏,叫做:《是崔永元病了,还是这个世界病了?》。
 
作者给出的回答是:世界病了,崔永元是这个时代的良心,他出于正义感在对抗这个有问题的世界。
 
我理解这种说法,同时,我也想借着这个题目,讲一些不太容易表达的想法。
 
 
 
诚实地说,每一次看到崔永元老师最近的言论和状态,我最直接的感受,总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
 
(说出这句话,我有一点紧张,怕自己会被网友骂死,但我也严肃地问自己:是不是真有这种感觉?既然是真的,说也就说了。)
 
这种怪怪的感觉,一部分是担心,担心崔老师的人身安全,也担心他的健康。他的文字好像也时刻处于紧绷的状态。看到一个人绷得这么紧,我也会情不自禁地跟着揪心。我会想,他这种情绪状态是可以持久的吗?(希望他健康)
 
毫无疑问,崔老师是一个好人,他承担着很大的痛苦。我是看着《实话实说》长大的,在心里把他当成一个睿智而亲切的长辈。如果他是生活中的朋友,我相信也是值得信任和尊敬的。这么一个好人,活得这么难过,我也替他难过。
 
同时,我也注意到他的每一次发言,都把自己推到一个更像是「孤胆英雄」的位置。好像还在继续推动某种悲剧性的氛围。这也许是他应对压力的方式,但事实上,每次发言都会让他承受的压力变得更大,这也是我担心的一部分。
 
说到对他的担心,还有一部分情绪可能更重一点,就是看到那些狂赞他的网友,处在一种热烈的,甚至是忘乎所以的状态。他们的欢呼是在推波助澜,把崔老师推到一个更加骑虎难下的高位。民族英雄啊、斗士啊,一去南天不回啊……当然这可能正是崔老师想去的位置。
 
但坦白说,我是有一点意见的。我觉得如果在街上看到一个人正在以一种忘我的,玩命的状态冲击某个体系,我的心情应该是想让他停下来,缓一缓,想想有没有更妥当的方式解决问题。现在很多人热烈欢呼,说:不要停!你是我们的英雄!——我可以理解,但我总觉得不太好。
 
然后,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些奇怪的感觉。
 
一些我自己也需要想一想,才能说清楚的感觉。
 
 
 
还是回到这个题目:是崔永元病了,还是世界病了?
 
这个题目本身也不严谨。
 
好像【崔永元】和【这个世界】是一组对立的关系。不是的,它们始终是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崔永元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一员。
 
这个世界也无所谓病不病一说,世界就是世界,所有人的集合。既有支持崔永元的人,也有反对崔永元的人,还包括不在乎崔永元的人。
 
所以这个题目真正关心的是:到底是崔永元(可能也包括支持崔永元的一拨人)有问题?还是崔永元反对的(或者反对崔永元的)一拨人有问题?还是只要不站在崔永元一边的人就有问题?
 
我觉得这种非此即彼的,找问题的态度可能有问题。
 
 
 
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
 
简单的理解是,世界有好人和坏人。
 
另外还有一部分人——也许是一大部分人——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或者说既是好人也是坏人。他们是混合的,复杂的。一个人在工作上犯了错误,但他在家可能是一个好丈夫,好爸爸。一个人在微博上骂得特别难听,但他在现实中可能做了不少好事。一个人对女朋友特别渣,但他对父母可能特别孝顺,等等。
 
退一步说,就算这个人是坏人。什么是坏呢?
 
好和坏同样是混合的,复杂的。一个小偷偷东西,违反了法律,他的行为肯定是坏的。但他是为了偷面包给妈妈充饥,你了解这一面,心里又会有一点柔软。一个人的劳动成果不上交政府(俗称偷税),这肯定是坏的。但如果政府收税收得太狠,你又会觉得也不能只怪这个人。甚至有一天,你的公司把你的工资报得低一点,为了不按照足额缴纳社保,提高你的收入,你可能还会站到公司这一边。
 
说得简单点,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
 
所以,一个人做出判断,说某人是好人,某人是坏人的时候——他需要有一个认识:这个判断可能(注意这个可能)是错的,或者是不准确,不全面的。
 
尤其是对坏人的判断要更小心。因为这个判断之后,往往跟随的是孤立,讨伐,和惩戒。这样的待遇,可能(再次注意,可能!)是不公正的。
 
我并没有说,崔永元老师做得不对。
 
但如果我们说:某个人不可能出错,他就等于正义的化身!——那我觉得是有点问题的。这句话不针对崔永元老师,而是针对我们每一个人。
 
 
 
我觉得不舒服的感觉,就在这里。
 
崔老师太正义了,正义得浑然一体。
 
这种正义——至少在他最近的表述中——好像并不考虑「我可能是对的,但我也可能出错」的可能性。
 
(崔永元老师最近的表述)
 
如果他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这种表述也没有什么问题。每个人都可能出错,也不见得人人都需要反思。
 
但崔老师现在已经被捧得太高了。他的看法在相当一部分人心中等同于「正义的声音」,「良知的声音」。他的举手投足已经具有了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或者说是破坏力。这时候,我想,也许就需要有一些冒天下大不韪的声音,提醒大家:
 
「他是一个勇士,但他也有可能出错。」
 
 
 
我现在再说得远一点点。如果说错了,你们可以批评我,可以骂,但不要骂得太难听。
 
我想说,在一些专门的领域,对「好坏」的判断是没有那么容易的,需要专业的知识,深度的思考。甚至专家的判断,都有可能随着知识的迭代而更改。
 
以前,同性恋是一种病,对同性恋的强制治疗是好的,现在不是了。刚发现抗生素的时候,使用抗生素是好的,现在不能滥用了。提高最低工资的法案,用心是好的,失业的人更多了。同样的道理,今天也有很多事情好坏未辨,可能还没有到可以下结论的时候:劳动法是好的;性交易是坏的;黄牛是扰乱市场的;帝国主义是亡我之心不死的……我们的直觉是这样的,但我们的直觉是不是百分之百正确呢?我知识少,我不确定。但我希望能够为「不确定」留一点空间。
 
而崔永元老师,以及站在他身后的很多很多人,已经仿佛真理在握了。
 
 
 
前面说了,崔永元是个好人。我特别相信。
 
但如果在生活中有机会跟这样的好人接触,我可能会感觉有压力,不是因为他的正义,而是因为他那么笃定,那么强硬,那么执著于别人的「不正义」。
 
而且他一呼百应,他的身后众志成城。
 
在这样的氛围中,我也只好时刻紧绷,谨言慎行,生怕不小心露出皮袍下的那些小来。我不怕被误解,但我很怕被误解后都没有说话的机会。
 
我当然希望这个社会有正义的声音,昂扬的声音,振奋的声音,但我也希望有嘻嘻哈哈的声音,打圆场的声音,唱反调的声音。甚至有一些反思的声音,和一些懒散的,爱谁谁的声音。一个多元的,弹性的空间。允许讨论,甚至允许犯错。如果再有一个人开开玩笑,把气氛放松,就更好了。幽默总能让人松一口气。
 
现在太紧绷了,人人都绷着一颗心,要么看别人不好,要么怕别人对自己不好。崔永元是,范冰冰是,支持崔永元的人是,反对他的人也是。大家都是。
 
最后说句感慨的话。其实最早也是最著名的对话空间,符合「多元,弹性,允许讨论」这种调性的,正是崔永元,或者叫小崔,主持的《实话实说》。
 
那时候看这档节目,氛围真好啊,其乐融融。观点不一样,立场相对,但是聊天嘛,多大事,大家聊开了不就好了。嘉宾边聊边笑,观众也在笑。小崔笑眯眯的,在观众中走来走去,把话筒递给这个,递给那个。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种松弛又活泼的劲头。
 
有时忍不住想,假如现在的崔永元走上当时的《实话实说》,小崔会不会也是笑眯眯地看着他,说:
 
「您消消气,来,听听其他观众怎么说。」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