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松蔚 > 我们反对基因编辑,到底是反对什么?

我们反对基因编辑,到底是反对什么?

 

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副教授宣布,人类历史上第一对基因编辑婴儿已经于2018年11月在中国诞生。这对婴儿的基因经过修改,具备对艾滋病的免疫力。到目前为止,全网都是抵制的声音,还有许多科学家联名谴责。
 
好多人问我怎么看,坦白说我不懂,没什么看法。所以只好跟大家一起恶补科普文章。
 
看来看去,都说这个研究做得不地道。因为伦理审批手续不严格,招募被试的知情同意过程也有隐瞒之嫌。这方面的真相还不确切。但这也只是一小部分反对的原因。
 
有人说,这个技术还不成熟,风险和收益不成正比。这属于技术问题,我不懂,也不谈了。
 
我感兴趣的是,人们由这件事而爆发的恐慌。
 
在两天前一篇非常广泛流传的文章中,浙大的王立铭教授,已经把这件事上升到「对人类这个物种未来命运担忧」的高度上。他忧心忡忡地说:
 
如果一个人想要他的孩子获得更多的肌肉,更高的个子,想要金发、双眼皮、高鼻梁,怎么办呢?更甚者,如果他想要孩子同时具备高智商、强大的语言能力和分析能力、还有领导气质呢?
 
如果刚才你还没觉得担忧,现在应该嗅到了巨大的危险了吧?
 
但这里有一点混淆:所谓「巨大的危险」,指的是人类会变得越来越不平等,阶层固化呢?还是说基因编辑的技术本身就威胁到了人类这个物种?如果不是通过基因编辑,而是通过其它手段让孩子具备「高智商,强大的语言能力和分析能力,还有领导气质」,是否就安全一点呢?
 
有人说,基因编辑是潘多拉的魔盒,是一种「把人异化为非人」的技术。这就涉及到每个人自己的建构:什么是【人】?什么是【非人】?人造心脏算不算是异化?试管婴儿算不算是异化?小学就开始学微积分算不算是异化?极端地说,如果不通过基因编辑,而是发明一款疫苗,通过后天注射免疫了艾滋病,那还会有争议吗?疫苗是异化吗?
 
不同的人,建构这些概念的边界不同,对技术的接受边界也不一致。我非常好奇大家的态度。我想知道,换一种情境,大家的态度会不一样吗?
 
1a,让我们假设这个技术持续发展。最终不用担心它的脱靶问题,副作用问题……一切都很完美,可以安全无害地作用于胚胎,使其获得对【艾滋病的免疫力】。我们再假设,每一对父母都拥有自由选择权,可以自行选择是否改写孩子的艾滋病免疫基因,价钱也不贵。仅限于这样一个技术,你怎么看?你支持它的应用吗?会觉得有问题吗?
 
1b,假设我们不改变孩子的基因,只是通过后天的干预——不妨就是一款疫苗吧,让刚出生的婴儿获得对艾滋病的免疫力。你怎么看?支持吗?
 
2a,假设【反社会人格】跟基因有关。有一种基因编辑技术,可以针对那些潜在的,可能发展成变态杀手的人,从他们的胚胎时期就改变基因。这样他们长大之后,会变成遵纪守法,脾气温顺的好公民。你支持这项技术的应用吗?
 
2b,假设我们不改变基因,而是通过后天的干预——比如一项手术,改变一个(可能发展成变态杀手的)婴儿的大脑结构,去除潜在的反社会性,帮助他成长为一个遵纪守法,脾气温顺的好公民。你支持这项技术的应用吗?
 
3a,假设我们找到了决定【智力水平】的基因。发展出了相应的基因编辑技术。父母在生孩子之前,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改写他们的基因,使他们获得超出正常人水平的记忆力,逻辑推理能力,学业表现。你支持这项技术的应用吗?
 
3b,假设我们不改变基因,只通过后天的干预——比如一套「全脑开发方案」,帮助幼年儿童提高智力,长大之后会获得超出正常人水平的记忆力,逻辑推理能力,学业表现。无毒无害,没有其它副作用。父母可以自由选择要不要让孩子接受这种干预(费用跟早教班相仿)。你支持它的应用吗?
 
以上,我总共列举了三类变量:致命的疾病、有公共危害的人格特质和智力。假设它们都能被改变,在相对简化的前提(安全可控,费用合理,父母可以替孩子做选择)下,请判断你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接受这种「对自身的改写」?
 
每一类选择都包含两种条件,一种是通过基因的方式,一种是通过后天的方式。
 
没有正确错误,凭你的第一直觉判断就好。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