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松蔚 > 对罗振宇,你可以这样黑丨心理学怪谈

对罗振宇,你可以这样黑丨心理学怪谈

今年,罗振宇的年终秀结束之后,对这位知识明星的嘲讽特别厉害。
最辛辣的比方是这么说的:
中年人为知识付费,就好像老年人买权健,是出于盲目的焦虑而购买无意义的产品。
一种愚蠢的「智商税」。
这让我稍微想谈一点不一样的想法。
我其实也不太喜欢以罗振宇为代表的知识付费。但我觉得,大多数人反对他的方式并不高明。
 
拿保健品类比吧,你要怎么劝我不吃保健品?
直接说保健品不好,我不一定接受。
除非你告诉我,保健品不好,但存在更好的保健方式,比如健身,食疗,或者瞎说啊,练气功,那我都会听一听。无论这个观点本身对不对,至少你提供了一个替代方案。你在为了我「延年益寿」的愿望做打算。这样我听你的话放弃保健品,就有更好的办法满足我的需求。
你告诉我,保健品不好,它是安慰剂,吃和不吃都一样,我只要正常吃饭就够了。——OK,有点挑战,但我也能试着接受。这仍然是一个解决方案,维持日常饮食。方向是明确的,还能省钱。
或者你干脆告诉我,别吃这东西啊,有毒。
那也行,我从这句话里获得了建议:你想要延年益寿,就绝对不能吃这个。——这也是一个信息,而且利害攸关,值得我用心记住。
你有没有发现它们背后的共同规律?
 
我——作为一个潜在的,需要被教育的人——是有自己的明确需求的。我想要的不只是被嘲笑或者否定,我要一个明确的建议,或者解决方案:
我要怎么做?做什么可以让我更好?
如果你只是告诉我:哈哈哈,你傻啊,你做的这些都没有意义。我会很困惑:那我要做什么?什么是有意义的呢?……你试图从我的生活中剥夺走一部分意义感,但是你没有给我任何新的东西。
我当然不舒服了,对不对。
我处理这种不舒服的方式,可能是反击:关你什么事?你懂什么?你看人家挣钱眼红吗?或者就是「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但本质上,这时候我并不需要你更雄辩地来证明你有多对,我有多错。
我只是想要,你真的为我打算一下。
 
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思维陷阱:
 
我们跟别人认知不一致的时候,我们习惯的思考方式是否定。否定他人,否定正在进行的尝试。这种否定起不到很好的效果。越用力,对方反而越是反抗。因为这时候我们只想拿走别人的东西,却没有给他们更好的。
不是从对方的利益出发,当然不会有好效果。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