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松蔚 > 研究生被迫干杂活?丨问答

研究生被迫干杂活?丨问答

问:
 
进入博士阶段的工作以后,压力很大,被强迫进行与自己研究无关的工作事务,无法拒绝,时常需要熬夜,感觉离梦想越来越远,科研工作进展很慢。看到同学伙伴不断获得成功,最近情绪更加低落,兴趣丧失。希望能够获得帮助。
 
答:
 
我的第一反应是你需要学习一些拒绝的技巧。但我想这些都是老生常谈,你身边肯定很多人说「不想做就不做啊」这种话。估计也没多大用。
 
然后又看了一遍问题,体会这些文字背后的无力。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想起我在大学做心理咨询时接触过的研究生,想起我自己读研的那些年。
 
我想说,读博真的是很惨啊。
 
这种惨,不只是因为那么多「研究无关的事务」。当然那已经是很大的困扰,最近时不时看到一些报道,揭露研究生如何被导师剥削。见诸报道的都是极端案例,有的学生甚至付出了血泪代价。但我相信你的情况不至于那么极端。否则你就不会只是写一封信来求助了。我想说的是,研究生有更大的痛苦。跟导师,跟学校,跟一切杂务都无关,它是房间里的大象,是更潜在也更核心的威胁。
 
那就是科研本身的绝望感。
 
我读博时,常听工作过的同门吐槽说,没有比科研更反人性的工作了。普通工作至少有一点甜头。一年做下来,KPI不达标,多少还是有点成果。而科研真的可以一点结果都没有!可能你费了大半年做出来的东西毫无意义。要么是数据无效,要么无法解释,勉强解释了,Reviewer的毒舌又让你分分钟怀疑人生。说到Reviewer,他们绝对不会说你任何一句好话。他们的职责就是挑刺,越把你贬得一无是处他们越爽。——谁的工作经得起这样挑啊?一篇论文挑来改去,改一两年都不一定被接收。一个实验设计不合理,打回来重头做那是家常便饭。最要命的是,别的工作遇到瓶颈,还可以参考前人的经验,科研呢?你研究的是未知!未知是什么意思?连导师都不知道怎么办。
 
所以说,你看到那些不断成功的伙伴,就好像看到股市里不断赚钱的散户一样,你的心态要放平:首先这些人是少数,其次他们真的天赋异禀。
 
第三,就算这些少数天赋异禀的人,你也只看到他们吃肉,没看到他们挨打。
所以说,你想踏踏实实赚钱,就不要炒股;你想获得稳定的成就感,就不要读博。读博有风险,入学需谨慎。这句话以后最好印到录取通知书上。
 
说完这些丧气话,我要表达的就差不多了。不知道你怎么想,反正我跟别人讲这些,有的人就说:「诶,我还以为科学家挺酷的,原来那么惨,那我还是不要读博士了!」我觉得这也是一桩功德吧,劝退一个是一个。本来就不用那么多人做科研。又穷又不可控,人生那么短,做点啥不好。
 
但也有这样的人,听我讲完这些压力,还是义无反顾地喜欢做科研。他认定这辈子就是冲着做科研去的。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就是梦想的力量吧。这样的人我在大学遇到过,每天泡实验室,浑身上下自带光芒,藏都藏不住。在食堂吃个饭,提到研究都会眉飞色舞,跟旁边的人讲个没完,完全不顾对方的脸色。——如果是这样的人,我觉得他们也不会有「无法拒绝研究无关事务」的烦恼。这些人是根本拦不住的,科研路上那些压力都拦他们不住,生活中这些乱七八糟的杂务更拦不住。
 
如果你也有这样的热情,是不是什么都好办了?
 
可惜,这些人都不是你。你没有那么大的科研热情,但要你及时止损,换个工作呢,你又放不下。我倒不是劝你非要放下。现实中的大多数研究生跟你一样,考虑的很现实,比如文凭。「已经付出这么多沉没成本了,哪怕没有科研的命,看在文凭的份上也要忍一忍。」这也没错,忍到你出了学校,一个博士文凭多少能管点用。这些年的辛苦,哪怕不热爱,放在人生的尺度上也是一笔好投资。——你心里是不是也打过这样的算盘?
 
能这样想透彻,也是一种解决问题的办法。
 
你的问题在于「被强迫」。但你仔细想想,有什么被强迫的呢?你真的不懂拒绝吗,不可能的。你做了选择,基于这个社会的现实。现实合不合理咱们另说,但你确实做了选择。知道自己有选择,痛苦的时候就不至于太难以忍受。所以我建议你换一个角度看这件事:你对科研没那么大的热爱,但你要把博士读下来。于是你选择了「不拒绝」的策略,忙于各种「被迫」的杂务,回避做科研的压力。——这也是当代研究生的重要求生策略之一。
 
这样想,你会觉得主动一点了吗?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