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松蔚 > 心理学怪谈丨两杯酒的诅咒

心理学怪谈丨两杯酒的诅咒

今天恢复开工,先讲一个Milton Erickson(米尔顿·艾瑞克森)的治疗故事。
 
艾瑞克森是享誉世界的催眠治疗大师。要说是什么流派,似乎不能用哪一个流派来限定,只能说他自成一派,博采众家,从心所欲。他有很多催眠案例,短短的一两次工作就可以有奇效,在很多人看来就像巫术一样匪夷所思。所以也有人猜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巫师。的确,心理学诞生以前,巫术就在某种意义上替代了心理治疗的工作。
 
很多人批判他,但是,再怎么激进的批判者也不得不承认,艾瑞克森的贡献是独树一帜的。
 
人类学家贝特森记录了他的一次治疗:
 
米尔顿正在治疗一个酒鬼。这个家伙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是一个王牌飞行员。他进来时带着他自己的一本相册、一些剪报,而且整个人仍然醉醺醺的。他想要接受治疗不再成为酒鬼。
 
他把相册拿给米尔顿看。米尔顿把相册拿起来扔进废纸篓,说:“这和你没有关系,这个。”
 
经过一些交谈之后,米尔顿问他,他通常是怎样开始酗酒的。
 
“呃,我弄两杯配有啤酒的威士忌,喝掉一杯,用啤酒冲一下,然后再喝掉另一杯,再用啤酒冲一下,然后我就醉了。”
 
“好的,”米尔顿说,“你离开这间办公室,走到最近的酒吧,要两杯配有啤酒的威士忌。你先把一杯喝下去,这样做的同时你要说:‘这是敬那个杂种米尔顿·艾瑞克森的,愿他被自己的唾沫噎死。’当你拿起另一杯酒的时候,你要说:‘这是敬那个杂种米尔顿·艾瑞克森的,愿他烂在地狱里。’晚安。”
 
(中译引自Bradford Keeney著,杨韶刚译:《变的美学:临床心理学家的控制论手册》)
 
就这样,治疗结束,这个人戒酒了。
 
在《变的美学》一书中,Keeney是这样评价这个案例的:他(艾瑞克森)能够用一种怪异的方式进入病人的经验世界,并且改变这个经验世界。
 
这个说法不太好理解,倒不如用中国的传统讲法——这两杯酒被他下了「咒」(催眠),病人就喝不下去了。有趣的是,整个过程没有用任何故弄玄虚的术语,仪式,道具。艾瑞克森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你眼皮底下,用大白话完成的。
 
你注意到这个催眠是怎样发生的了吗?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