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松蔚 > 客客气气的婆媳关系丨问答

客客气气的婆媳关系丨问答

问:
想请教一个婆媳关系的话题。
可能跟大多数人的问题不一样,我跟我婆婆没什么矛盾,外人看上去都很羡慕。婆婆是一个谨小慎微的女人,帮我们照顾孩子,平时做事情都很在意,生怕引起我们(主要是我)的反感。人很好,但处久了也有点累的。婆婆每天早上六点就起来干活,平时大家都早起还好,周末我想睡一会懒觉,婆婆起来了,我就觉得没法再躺了。我让她多睡一会儿,她总说她习惯了。但她这种习惯让我很难受,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过敏了?我闺蜜学过一点心理学,她说婆婆是在用干活的方式表达隐性的攻击,侵占我的家庭边界。我不知道有没有那么严重?我知道我可以强硬地阻止她,但我又担心我跟她这样表达以后,她会很委屈。
 
答:
 
前段时间参加一个节目,谈到边界感的话题,准备的东西正好用得上。
 
边界是一个很微妙的话题,当我们说「侵占」边界的时候,我们站在谁的角度上定义了这个边界呢?往往只取决于单方面的界定。但是,一旦用到「侵占」这个词,好像就已经明确地知道谁对谁错,谁是入侵方,谁是受害者。
 
如果同时去看双方的立场,这件事就没这么简单。可能双方都没有做错什么。没有谁刻意想「侵占」谁的边界,只是双方有一些基础假定不同。
 
举一个生活中的例子。我有一次参加培训,中德双方教师联合讲课。我们中方老师跟德国老师住同一个酒店。第一天早上去餐厅吃早饭遇到他们,几个德国人坐在同一张圆桌,桌子有一大半空位。当时我想过跟他们坐到一桌,多聊一聊,但我很有「边界感」,所以我跟他们点点头,就坐了另一桌。根本都没尝试走近过。我认为这是礼貌:人家有人家的边界,我走过去是一种打扰。
 
之后其他中方老师过来吃早饭,也自觉地跟我坐到同一桌。然后就变成了德国人聊德国人的,中国人聊中国人的,很默契。连续两天都是这样。第三天,我看到一位中国老师径直走过去,跟德国人坐了一桌。我有点惊讶,还在想她是不是太冒失了。她告诉我们:「德国老师也想跟我们多聊一聊,他们还在猜,中方团队是不是对他们有意见。为什么每天吃早饭都故意躲开他们呢?」
 
这一下,我是真的震惊了。
 
你看,我的角色像不像这个提问里的婆婆?我在刻意地保持距离,维持我心目中的某种「边界」,但在对方看来,反而构成了另一种「冒犯」。
 
我们现在说到「边界」,就会变得很谨慎,有时候是过度谨慎了。也不敢多做,也不敢少做,好像生怕自己一旦哪里做得多一点或者少一点,就变成了别人眼中一个很不得体的人,一个冒犯者。要我说呢,其实可能都在相互的误解中打转,不必要。就像你婆婆这样,她可能也委屈,到处赔着小心,但还是猜不透你要的是什么,以为自己已经做得够得体了,说不定反而是弄巧成拙。
 
那怎么办呢?两个字:沟通。
 
 
 
你可能在找一个合适的沟通时机。你会想,这要怎么开口?总不能直接跟婆婆说,您不要每天这么早起,会让我有压力。她会觉得我在鸡蛋里挑骨头吧?有可能。她的世界可能有非常不同的规则,会把你正常的表达当成一种冒犯。
 
这很重要。看到你们的差异,这是沟通的基础。
 
差异没有正确错误之分,你们只是不同。
 
再举个例子:打车的时候你坐是前排还是后排呢?别看这么简单的一件小事,人们也是有差异的。澳大利亚的朋友说,他们那里一个人打车,必须坐到副驾驶位,还要跟司机找话聊。如果坐在后排一言不发,对司机就构成了一种冒犯(司机会感觉被当成了佣人)。我听过之后冷汗直流。我打车一直都默认坐在后排,只要司机不开口,我都全程沉默。
 
我以为这是一种礼貌,不知道得罪了多少司机……
 
但你说,这就一定是我的错吗?
 
这个行为本身存在多义性。换一个地方,或者另一些人眼里,打车坐到副驾驶位反而是更有冒犯性的。所以必须要沟通清楚。怕的就是「我以为这是礼貌,结果刚好让别人不舒服」,这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悲剧。一旦我了解澳大利亚人有这种习惯,下次打车我也可以坐到副驾驶。或者我有特殊原因必须坐后排,我可以解释两句。我们可以各自按照自己舒服的方式来,我坐在后排,同时让他知道:我坐在这里并不是不尊重。或者他发现我是外国人,他也能理解,我没有不尊重他的意思。
 
这样,我们双方就可以怡然自乐。
 
这一切的前提是发起沟通:「我是一个外国人,我不知道该坐前排还是坐后排?」这种沟通不常见。它不是为了做一个前排和后排的比较,而是在对比「前排后排对你的意义」。本质是在问:「我这样做,会不会让你觉得被冒犯?」
 
这不是一般的沟通,而是元沟通。
 
元沟通(Meta-communication),意思是「关于沟通的沟通」。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沟通,我说过一些话,让你接收到了一些信息,这是一次沟通。但对于「我们究竟在沟通什么」这件事,我们却没有认真沟通过。我们很少有机会相互澄清,这是一次成功的沟通吗?有没有什么误会?我这边是想传达我对你的尊重,在你那里接收到的是什么?你感觉被冒犯了,那我们就把它说清楚。你我看法不同,有时就差这样的一个沟通,导致有误会。这就是元沟通的重要性。
 
问题在于,我们是不是能保持这种意识?——所谓冒犯,往往源于对同一件事有不同的认知背景。对方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不知道。只要我们两个人中有一个先意识到,把这种误会说出来,也就有了解决的方案。
 
 
 
元沟通不但对别人有效,也会让自己心态放平。
 
写这篇回答的同时,刚好发生了一件事:一个跟我不太熟的微信好友,把我的微信号推到了我的一个读者群里,瞬间有好些人加我。我的第一反应也是有点生气:你怎么不经我的同意就公布我的联系方式呢?算是泄露隐私吗?——但紧接着我就想:也许她不是有意冒犯,她只是对微信号在「隐私属性」上的认识跟我不一致。就像有人也会把我的公众号推荐给别人一样,他们判断这不属于隐私信息,他们这样的做法就是完全善意的。
 
果然,没过几分钟,这个朋友就兴致勃勃地向我报喜,说她推荐我的微信之后,反响特别好。好多人都要加我。还把群里的讨论截图发给我看。
 
她真的是充满善意在做这件事的。
 
看到这一点,就觉得还有点好笑。生活中时不时会有这些矛盾,看出来了是误会,就觉得只有一点点大。看不到是误会的时候,又有多少呢?
 
所以我没生气。我告诉她,我把微信号看成自己的隐私,推荐给别人之前我希望她征得我的同意。这也是一种元沟通:这件事你这么看,而我那么看。很多人担心沟通会得罪别人,他们很敏感自己的攻击性,因为他们把对方也想象成是有攻击性的。如果意识到你们只是看法不一致,你就不会想到要指责对方,你只是告诉她你们的差异。
 
多这样想一想,就会多一点沟通的勇气。
 
 
 
最后,说到婆媳话题,免不了会有很多人说:这个婆婆已经够好啦,真正烦人的是这样或者那样……有一些更极端的例子,才不会跟你客客气气的,会用一百种更无礼的方式侵占你的边界。遇到这种人,你说的这些沟通都是纸上谈兵吧?
 
也对。但我仍然觉得,如果你把婆婆看成「外国人」,你的心态就会好一些。这个说法是刘丹老师的创造。她说,不妨把婆婆想象成来自完全不同国度的人,拥有全然不同的文化背景。带上这个想法,再去看她做的那些「好事」,你或许就不会那么愤怒了:也许她没那么坏,也许你们只是存在文化差异。她在用她们国家的方式对你好,而在你的文化背景里,接收到的就是另一回事。
 
这样想的目的,不是为了忍让,而是方便你开启一段沟通。
 
用一种不带伤害性的方式,心平气和地告诉对方:你尊重她的文化,但你的文化是怎么接收这些行为的。你的边界在哪里,你希望她怎么做。
 
「在你的国家是那样,在我这里是这样……」
 
这就够了,不需要说服谁或者改变谁。有人问我为什么总在讲沟通,沟通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吗?不能,但沟通可以改善一段关系。它的功能在于让对方清楚你是怎么想的。婆婆做了让人不舒服的事,你可以指责她:「你在侵犯我的边界!」,逼着她改变。但那样对方还是不接受你。她的反应很可能是「我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你说的她没听懂,她说的你也听不进去。很容易让人憋出内伤。你不如告诉她:「可能在您的习惯里,这是一种关心,但我会理解为一种冒犯。」你甚至可以就这个元沟通本身再进行元沟通:「我这样说是不是会让您很委屈?我没有怪您的意思,我只是想让您知道我们两个人的想法差异。」
 
看到了不一样,就有很多方法来应对不一样。Papi酱最近说她过年各回各家,不用跟婆婆相处,也是一种应对。有人说,这是不是就不用沟通了?我觉得要达到这样的结果,恰恰需要沟通,而且是更精妙的元沟通。要让这个环节里的每个人都接受这样的想法,同时也确认「这不是对我的冒犯,这只是一种新的文化」,让他们以开放的心态融入于这种文化。没有沟通真的做不到。
 
回到开头的例子,也有一种可能,就是婆婆也觉得不自在。她努力干活,是在以她的方式讨好你。或许也有累的时候,但她无法确认「如果停下来,媳妇会不会不高兴?」她只好继续干下去。即使你让她休息,她也不确定你这是真的这么想呢,还是客套话?——虽然你表达了很多,但不在沟通。
 
说到这里我想起来了。关于跟德国人吃早饭这件事,也有一个相似的后续。就是我问德国老师:既然你们不想跟我们保持距离,或者说希望我们加入你们一桌,为什么你们从来没邀请我们?他们的回答,让人有点啼笑皆非。他们以为「我们是故意躲开的」,所以他们也相信,这时候再来邀请我们会显得很不识趣,好像是在「侵占」我们的边界。——所以你看,这是一幕经典的讽刺剧:两边都在误解,都怕冲撞边界。于是就各自「识趣」地,保持着误解中的尊重。然后从不沟通。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