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松蔚 > 不确定时代的优良品质丨反馈实验024

不确定时代的优良品质丨反馈实验024

不往期干预1:

原文:《就这样的我也已经尽力了丨反馈实验022

快乐的能力

问:

老师我是不是有妄想症?

幻想内容主要是自己很厉害的样子,也和生活有联系:看了选秀节目就会幻想自己参加变成第一出道,看了《少年的你》就会幻想自己是女主,和易烊千玺在一起;幻想自己成绩很好,获得罗德奖学金等等。

非常感谢老师愿意在百忙之中看我的邮件。我这是妄想症吗?我该怎么办呢?

 

答:

幻想和妄想有区别的。妄想的人不知道自己是妄想,误把想象当现实,幻想的人不会。

幻想是一台虚拟的快乐制造机,你有随时随地让自己获得快乐的能力,这很了不起。快乐是好事,但你可能觉得不值,因为投入时间太多,制造的都是虚幻的快感。所以我建议你重新规划一下时间,大块的时间用于学习工作,边角余料投入到幻想。

如果是我,我会放到每天入睡前一小时。先评估一下白天的生活,如果心情不错,那就直接睡觉也无妨。如果太辛苦,需要一些自我奖励,那就启动你幻想的能力,给自己制造一些快乐。

这样重新规划,不知道会不会让你活得更好一点。坚持一个星期,告诉我有什么变化。

 

反馈:

李老师及其团队:

你好,很抱歉我没有昨天把反馈发给你们。我之前收到你们的邮件的时候正在旅游中,就没有记录。我会在下面是更详细的描述:

以至于自责到无限拖延,攻击别人。遇事就上床躺着,可以连躺几个月。情绪淹没到经常觉得自己要不行了,不想活了,天塌了。愤怒冲动到脑中突然闪过自己还没去面对的任务,或者是原来让自己感到羞怯的一些场景,突然止不住地大喊爸爸,开始狂拍桌子。情绪冲动到,虽然难以说出原因和感受,但是不停地没完没了地呼唤爸爸,想要和人倾诉(我爸爸显然没有这个能力能让我倾诉,他只会表面敷衍,当做我的情绪不存在和息事宁人)。

这形成了我对他的高度依赖。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想对他说。他不回复我就炸。但他很忙。

(为什么我会接纳不了自己呢?因为我没有什么内心的空间给自己来识别和承认自己的感受,更不要说自我安慰了。我会告诉我,会因为这个失败而永远感到耻辱,不被别人接受,父母会因此永远抛弃你。等等。但这个朋友会说这很正常,经常有人会有这种想法,没什么的。并且永远愿意远远地看着我,关心我。就一下自己让我很能接纳自己,让我觉得自己很值得,有退路,可以放手一搏没什么可怕的。但每一次和他交流都只能好那么一天左右。时间过去又会清零,我讨厌依赖他的感觉,我好像相对于我的朋友非常虚弱无力,他必须出现回复我,拿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陪伴我,不然我无法自我生存。我会很容易对他愧疚,患得患失。)

我愿意接受您的所有建议,并且给多少反馈都行。我太渴望帮助了(是真的)。

 

答:

既然你接受我的所有建议,我就直说了。

你的提问有一个清晰的结构,你先做了一个简短的摘要,然后写了一大段「更详细的描述」。这是一种了不起的能力,刚好可以解决你现在的矛盾——既想节省朋友的时间,又有太多倾诉的渴望。

下面是更详细的描述:

以后你在遇到情绪问题想倾诉时,你可以通过手机录音,或是在电脑上打一篇长文。这是你和自己的对话,想说几小时都可以,几千字几万字都可以。完成之后,多做一步,为它总结一段140字之内的摘要。把摘要发给你的朋友。至于录音文件或者文稿,你可以作为附件一并发送过去,但他不一定要看。如果时间紧张,他只看摘要就够了。

坚持这样做一周,看看有什么结果,反馈给我。事实上,反馈的时候我希望你也提炼一段140字内的摘要,详细的描述可以作为附件发给我。

 

反馈:

1,摘要无法满足我理由有二:

一是我整理摘要之后看了一下内容,发现我不愿意给朋友那么多自我暴露;二是摘要里面信息被突出了,情绪被浓缩了。我没有被看见的感觉了。

3,我发现我立即得到回应就会理智,但没有立即得到回应就会无休无止,情绪反而更崩溃。

5,我父母用赶出家门,冷暴力,断供的方式威胁我。我不得不割地赔款。此时我越理解我自己。我就越不容易乖巧,越容易饿死。

……

我觉得某个总结是适合我的。清醒让人更痛苦,所以我有时自我欺骗,但终究会带来更大的问题。

不知道您会不会对我的反馈感到沮丧。我真的有努力在您这里成为一个好学生,想要给您帮助别人的成就感的那种反馈。我为此尝试了一个多星期。但是没有成功。希望您可以原谅我。

 

(注:每一条下面有更详细的阐述,我省略了)

 

新干预1

为谁不动?

问:

疫情期间,因为一些利益关系,我被上级主管用很卑鄙的手段逼迫辞职了。事情的发生猝不及防,在那之前毫无任何征兆和沟通,他们给出的理由很可笑,我也无法认同。我找到别的部门想换走,也被阻拦。后来考虑到疫情在我所在地开始变得严重,我无法跟这样无底线的人周旋,便辞职了。

可是辞职之后我状态一直不太好,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每天超长时间的工作付出,换来的是这样的结果,非常不甘。

之后我也关注了一些遇到类似状况的人,他们敢于在网络平台发声,我特别佩服他们的勇气。我家里人总觉得这件事已经翻篇了,觉得这种事现在太普遍了,不再跟我提及。可是我心里却过不去这道坎,我常梦到那几张脸,在梦里我会保护自己而大声辩护,我会浑身充满情绪地在凌晨突然醒来。尤其是最近,为了平复自己,我开始看心理学的书籍,反而更常做情绪反复的梦。

我的情绪充满愤怒与不甘,却找不到出口。虽然我也想让这件事翻篇,却常因一些生活细节而联想到当时的情况,一遍遍回想,一遍遍让自己受伤。在几个月以后当非常信任的朋友跟我询问近况,我讲起这件事,却依然控制不了地流泪。

因为疫情在我所在国家的情况依然不乐观,相关的工作都暂时不招聘了,我也很抗拒找工作,却又对在家休息充满了负罪感。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却又打不起精神,心里也很抵触类似的工作,觉得这也许是一个转换职业的契机,却又眼高手低,因想法太多而迷茫。

李老师,您可以给我一些建议吗?非常感谢。

 

答:

你现在不找工作有两种心态,一是为了报复原单位(「不想就这么算了」),二是为了自己(「也许是转换职业的契机,我要好好把握」)。

我觉得两种心态夹在一起,会让人很混乱。停在这个状态里,是一种不舒服,离开这个状态,又是另一种不舒服。——试试把它们分开呢?

也许可以这样:每天上午为了生气而不动,下午为了自己的发展而不动。两个时段井水不犯河水。虽然都是不动,但是怀有明确的、清晰的目的性保持不动,我猜感觉会很不一样。但我不知道是上午的感觉更好,还是下午更好。

请你这么尝试7天,反馈给我你的感受。

 

新干预2

不确定时代的优良品质

问:

李老师你好,我是一个因为疫情和不断恶化的国际关系,出国留学受阻的学生。

其实,留学受阻在今年年初就开始了,我身边不少人都开开心心地拿到了想要的offer,而我却一直等不到想要的offer,最终也只能选择一个自己不那么中意的项目。

等待offer的过程真的是太难熬了,那种不确定性和投入了没反馈的感觉太糟糕了。现在反正大家都出不去了,我反而有一点开心。

疫情在家的时间里,我倒是能有空看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其实我从小就非常喜欢田园生活,动手能力也很好,但从来没想过这能成为我的生活方式和职业方向,只是希望在赚够钱之后能买一个带花园的房子养老。

然而生活停摆之后,我发现自己想要的生活其实完全可以从现在开始创造,甚至也考虑过应聘一些氛围轻松有趣的公司,或者做一个写稿拍视频打零工的自由职业者。

然而,做现在的专业(码农)能让我获得更高的工资,这是我现在很需要的。在家里的几个月,我的妈妈经常挑我毛病、骂我、贬损我,让我滚出家门,之后又和我和好。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是我二十几年来一直奋力摆脱的,我需要一个有前景、高工资的行业来满足我独立的需要。我觉得独立的需求是迫切的,简直是生与死的问题,兴趣爱好之类的可以靠边站。

其实说到底,我希望我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专业人士,不需要通过讨好别人来生存。而那种我没那么喜欢、但也可以做得好的硬科技更可以满足我这个需求,所以我大概还是会继续磨练好自己的技术,在这个职业道路上一直发展下去。

不过,我错过了春招,加上之前也没有准备找工作,所以找工作的不确定性变大;加上毕业的压力,我最近陷入了一种拖延焦虑和未来幻想引起的躁狂交替的状态里。之前我是在一个轨道里面滑的小球,上了名牌大学,尝试了很多看起来好的东西,但是本质上还是随波逐流。现在我要自己面对这个世界了,感觉很不一样,更兴奋,也更焦虑。

不知道李老师对于处在人生变化阶段的我,有什么建议呢?同时,我也有注意力问题,很难长时间专注学习,有些事情处理起来也拖拉。我觉得这是一种不愿意外来信息打破我自恋的表现。我做点什么能让我逐渐学会持续地投入呢?

 

答:

我现在的想法是,不只是你处在变化阶段,世界最近也处在变化阶段。就算你想确定下来,这个世界暂时也没法提供给你一个确定性。

我这周末在上课,讲完课一看手机,北京的防疫形势已经变了。很多事情都跟着变了。在不确定的时代,「长时间专注」未必是一种优良品质。

可能更适应未来的专注力模式,是你这样的短时间小范围专注吧。专注一段,跳出来一段,观察一下环境变化,随时准备好做短期的灵活应变。

我没有别的建议,我想你是赶上好时候了。然后,也许你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你是怎么做到在「不能长时间专注」的前提下,取得今天这些成就的?我猜有很多人需要你的这份经验智慧。

 

关于提问,请先参考:《我不同意你的问题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