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松蔚 > 长大的代价丨反馈实验081

长大的代价丨反馈实验081

往期干预
 
 
欢迎来到新世界
 
问:
 
李老师你好,我想问一个大概没可能找到答案的问题……好吧这个描述太丧了但事实如此。
 
我腹泻了,今天是持续腹泻的第95天。
 
我去查了消化内科,胃肠外科,做了一大堆血检便检、肠镜、胃镜,甚至打了小肠镜的主意,结果被好几家医院的大夫翻着白眼轰出来,理由是“没有证据证明你需要做结肠镜”。
 
当我拿到检查结果的时候,心里是忐忑的,想要有一个结果来告诉我“是的你的问题在这里”,又害怕30岁这个年龄段有任何胃肠镜的不良结果都是更大的打击。还好老天爷比较给面子。
 
药嘛奇奇怪怪的吃了很多,中药西药都有,偶尔有一种有效了短暂的半天或者几天?但很快肠胃就找到了对抗它的办法,很快就归于失败。
 
最后消化内科那个主任说,你去精神科看看。
 
于是一堆量表,中度焦虑。精神科医生让我想想清楚,因为抗焦虑药物本身也会有加重腹泻的,而且你确定要吃精神类药物来治疗腹泻?
 
我一下子人傻了。
 
然后找到了一个咨询师,几次正念疗法让我有所舒缓,但是它在诊疗层面似乎帮不到我,最多是帮我成为一个“不那么焦虑的患者”。OMG。
 
罗里吧嗦症状一大堆,接下来说说我自己吧。
 
我大概是个上一辈嘴里的逆子范畴?曾经有很体面的公务员工作,后来因为实在不喜欢工作环境,背着父亲辞职走人了(写到这突然发现,辞职为啥还要父亲签字?),然后大吵一架之后去做了自己喜欢的行业,目前收入还不错。
 
我一直有个梦想去补一补当年没考研的遗憾。但是提出这一点的时候父母欣喜若狂,说好啊,考上之后往体制内走一走就有更多机会了,完了就可以准备再考公务员。
 
??????????
 
所以我很矛盾。一方面是很中意的学校和确实想努力去上的学,另一方面,这个学历(怎么说的好像已经成为囊中之物?),很大可能会成为父母逼我往公务员队伍里钻的一个新抓手。考研这件事像极了被污染的圣洁(?)。
 
是的,这是我正经准备考研的第三年。只剩一百多天了,我还是不想动工。
 
其实我并不确定这和腹泻有没有关系,因为之前肠胃并不好,时不时的腹泻让我没有注意到腹泻开始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触发事件。但是如果说焦虑,这是我第一的焦虑源。如果焦虑有可能和腹泻有关,那这是第一位的。
 
最近半个月我有一个小小的试验,我尝试在下班后,每天复习一个小时书,试图平复焦虑。但是它没有回应我的期待,并每天孜孜不倦的牵着我的肚子往厕所里跑。
 
奇怪。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它了。或许我的咨询师说的对,恐怕终其一生我要成为一个“不那么焦虑的患者”才有直面世界终点的可能?毕竟持续性腹泻是很可怕的,但是为了尽可能减缓对身体的影响,我尽可能维持了食量。
 
但是我还能做点什么么?
 
答:
 
你好,谢谢你的信任。
 
我想你是抱着「不抱什么希望」的心情,想在我这里碰碰运气。在这之前,你带着你奇特的毛病,已经试过了内科、外科、精神科、中医,还有心理咨询,所有专业人员都爱莫能助。
 
如果我恰好懂点什么偏方,能帮得到你就好了。可惜,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除了把它看成某种神秘的「疑难杂症」之外,想不出任何可以对付它的办法。非常抱歉,一点忙都帮不上。
 
我猜这是一种很诡异的处境:你明明处在某种不舒适的病痛里,却没人能帮忙,甚至都没人说得准是怎么回事?——这太可怕了,某种意义上比「得了」什么病还可怕。因为无论得的是什么病,至少会有某科的医生认领这个责任,你就可以把自己托付给他。现在所有医生都没办法,也就意味着没人管你,你只能自己管自己。
 
不过,你正好谈到了体制内的话题,我觉得就像一个隐喻。因为体制内(在父辈眼中)好就好在「有人管」。离开体制,就意味着来到一个只能自己管自己的新世界。自谋出路,自担风险。顺风顺水时当然好,万一有一天无路可走怎么办?失业怎么办?得了疑难杂症怎么办?我猜,这些小概率事件恰好就是你父母最看重的。
 
在没有遇上这样的事之前,很多人都可以打肿脸充胖子,说什么「就算有一天只能依靠自己,我也不怕,总能想办法活下去」。但真的遇到就是另一回事了。肠胃的症状是一个提醒,提醒你「没人可以依靠」是什么滋味。我想,也许你可以利用接下来一周——假如腹泻一直没好的话——慎重考虑一下未来,要不要回到体制内?
 
所以,下周索性放弃希望,让自己呆在「腹泻也没人治」的新世界吧?看看一个人怎么撑下来,尽量不影响谋生,也不影响起居,还要准备考研。就当做个实验,挑战你的极限在哪里。
 
不用太勉强。如果撑不住,你就该安心回体制。那里虽然不能治疗腹泻,但至少有意愿照管一位身体不好的同志。期待你的实验结果。
 
反馈:
 
李老师的这个回应还蛮惊喜的,感觉被温暖地抱持到。我知道体制它千般好万般好,但我是真的受够了。我成功逃离了一次,它永远不会是我的最优选。世界上只有唯二的两个人没有用“体制内多好”judge我的选择,李老师算一个。
 
(出于保护隐私考虑,此处及后面隐去了当事人对其心理咨询师的讨论——编者注)
 
感谢李老师没有judge我放弃体制内的工作,甚至还把它摆到了一个“实在不行再回去”备选中的备选。那一刻感觉还有人懂我,活着真好。
 
好吧扯远了,来聊聊李老师给的干预。
 
我问自己:假如七天后腹泻会把我带走,那么最后七天,我要每天做什么重要的事?
 
面对腹泻我无能为力,没有任何希望,只能孤独地撑下去,甚至走到生命的尽头都无法让身体恢复如初(这时我有一个奇怪的想法,会不会腹泻本身也是我身体的一个进化而非问题?)
 
那我会怎么做呢?
 
应该会拼尽全力做手头上的事,然后,要回我曾经自知或不自知地放出去的授权,完整地离开这个世界。
 
那就用这个思路,记个用尽全力求生的7日流水账吧。
 
第一天:
 
看完李老师的干预后我心情还没平复,结果母后又放肆干预我新发的朋友圈。往常应该会皱眉头撕扯价值观和年龄圈层。我不想在倒数第七天还陷入这种纠缠。这就当我收回的第一个权力吧。
 
这是我对母亲的回应:“我发朋友圈不需要你的许可。我拒绝授权你干预我发朋友圈。你可以发表意见,但如果你发表意见前不带着那些没必要的命令,我会用更开心的态度考虑你的意见。”
 
第二天:
 
工作平淡的一天。今天去上班的时候,还有一包面,我放弃了以往干嚼的做法,做了份超豪华培根肉酱水煮泡面加两个蛋。
 
今天思考了一个问题,只剩6天了,我肯定等不到今年的考研了,还要把学习纳入日程么?
 
这个问题没有困扰到我,我愿意倒在坚持的路上。
 
然后很神奇!我居然稳稳当当学了两个小时。
 
今天没啥冲突,也没想起来要收回什么授权。
 
第三天:
 
努力工作和学习。今天重新开始撸铁了(腹泻停了100多天吧)。
 
发现身体好像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娇弱?
 
今天父亲又找来一个招聘公告想让我考公务员。这种焦虑感我受够了。这是我要回去的第二个授权。
 
我是这么回应他的:“我拒绝你再传达给我焦虑了。我不授权你伤害我。我的事业是咱们家的大命题,每个人都要为不确定性承担一部分焦虑,我的焦虑永远是最大的,属于你的焦虑,你告诉我了,我看到了。这ok,然后你背好。那是属于你的命题。”
 
说完感觉真TM爽!!!!
 
第四天:
 
今天要回了第三个授权。父亲对我的某个表态表达了鲜明的反对。我回应如下:
 
“爹你说不行。我理解为你不同意我的意见。但是鉴于你压根不在这个审批流程里,你的反对意见没有生效空间,我就不负责对你的反对意见做出过多解释说明了。”
 
说完感觉更爽了!趁着没几天疯狂输出!
 
看,当我不再屈服于“我爹不同意”这件事后,很多观念甚至压根没有拒绝的价值。
 
第五天:
 
第二个训练日。身体还没从三个月的断训里恢复过来,卧推深蹲和硬拉都没到巅峰水平的50%。不过也还好,同事说看我运动完气色见好。
 
今天要回了第四个授权。母亲对我擅自买(钱在我手上为啥要用擅自)东西表达了不满。
 
我回应如下:“娘你说不行,我理解为你不同意这个购买方案,但是鉴于钱在我这,现在给你几分钟时间用理由尝试说服我不买。如果没有说服成功,那就按原方案执行,辛苦母后大人了!”
 
说完感觉爽上天了。我拒绝在我有主动权的事情上消耗过多的精力去说服你们了。现在发言权留给你们,拿出说服我的理由。
 
第六天:
 
休息的一天。没跟父母交流日程。因为按照惯例,会有“你怎么能这样”的唠叨。
 
我收回这第五个授权。我拒绝你们继续干政(?朕爽到)。这是我自己的故事。
 
第七天:
 
我在想今天要怎么给自己赋予仪式感。
 
上午,七天里最后一个训练日。
 
下午,刷了一套题、听了两节课,新买的书看到210多页,唉,没可能看完了。
 
晚上:好好洗了个痛快澡,早早躺到床上了。不想熬夜了。感觉够本了。想睡个痛快的。
 
毕竟能不能醒过来我也不知道。
 
第八天:
 
太阳照常升起来。腹泻没有要了我的命,一切还在继续。
 
一百多天的腹泻给了我向死而生的勇气。要回了很多授权,不再是一个处处有人管、被人管也要人管的样子(虽然我不确定这股劲过去了会不会还偶有复发,这个行为模式太根深蒂固)。
 
但是这一周我活得很自由。恣意的自由。
 
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我找不到腹泻触发的因素。当时我想了很多负面事件但是线索不足以串起来,但是同期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我独立承担的一个项目完结在即,各项数据让大家分外满意,收获了不少日常少见的鼓励和表扬。
 
这是一件好事,给了我充足的信心。
 
我猜,是逐渐的强大让我体内有了撕扯。这是我之前并没有看到的东西。我自己的成长已经蠢蠢欲动并开始抗衡了。
 
今天,是我开始记录腹泻至今的第103天。
 
也是我停止腹泻的第4天。
 
谢谢李老师的一个向着未来的可能性。心理咨询真的是面向未来的学科!
 
这七天,是我自己书写的故事。
 
新干预
 
双减后的冲突
 
问:
 
李老师您好!
 
国家实行双减政策后,孩子的学校依然课业负担很重,作业还是很多,晚上要加课,还有月考和排名。孩子已经知道了这个双减政策,可是学校依旧这么干,她觉得很愤怒,也很无力。
 
我们家长也知道学校做得不对。可是就让孩子顺应这个小城市的形势吗,还是和孩子一起反对学校的排名和其他?反对又有效果吗?
 
孩子说如果再这样下去,她就不学了,也不去参加考试,我们家长应该支持吗,支持了又怎么跟学校解释呢?
 
期盼李老师给一个答复,谢谢!
 
答:
 
感谢提问。你们遇到的是一个有普遍性的问题,在这个时间点上,谁都没有现成的答案。我的理解是,孩子对学校的积怨由来已久。「双减」政策是一个导火索,它似乎支持了孩子内心的不满。但是,学校并不完全认可。孩子跟学校的矛盾进一步被激化了,而父母被夹在了中间。
 
一边是孩子(和潜在的政策支持),一边是要打好多年交道的学校和老师,听谁的呢?
 
我不知道你们孩子有多大,年龄不同,承担的责任不一样,我建议的策略也有一些不同:
 
如果是小学低年级的孩子,这时候还不够独立,他们需要的是被保护和照顾的体验,而「学校」是提供这类体验的重要来源。就好比一个严厉的母亲,严厉起来是让人受不了,可是离开她也不行。我不太建议在这个阶段跟学校撕破脸。如果孩子能理解这一点,就劝她忍一忍。她已经忍过了一些年,相信也有能力再多忍一段。
 
但如果是高中生,大学生,已经有充分的力量了,这时候看到不公平的事,想抗争,父母也只能由得她(不由得又能怎么办,越管越管不住)。能做的,只有尽可能站在孩子背后,守护他们的安全。抗争当然会有后果,比如受到学校处分,孩子自己也要做好准备,承担后果。
 
因为不确定你们的孩子有多大,而且不同人的心理发育早晚也不同。要用哪种策略,只能请你们跟孩子一起商量了。请你们用一周的时间,一家人坐下来好好谈谈,下一步怎么走。
 
虽然两种策略不同,但还是有一些共性。你们要跟孩子站在一边。优先任务是帮孩子理解发生了什么,支持她的选择(而不是替她决定该怎么做)。这当中也包括了帮她理解学校。学校为什么坚持这么做?一定也有他们对形势的判断。——你说你们在「小城市」,会不会学校以为,他们的做法更适用于小城市的孩子呢?
 
总之,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都是双减,落实到不同群体,会因地制宜。正如都是对学校积怨已久,具体到不同孩子,也要因人制宜一样。
 
期待你们讨论后的反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