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养育孩子是一门学问。这门学问,可以时时从身边的人和事上学习。我最近就从垃圾分类这件事上,学习到平时教育孩子时,要避免踩哪些坑。
 
这些坑,包括但不限于:
 
「为什么不支持垃圾分类?你看别的发达国家,别人都在垃圾分类!」
 
「不支持垃圾分类的人没有素质。」
 
「从某月某日起,必须推行垃圾分类。」
 
「没什么好讨论的,这是规定,你就得服从。」
 
「再乱扔垃圾就罚款。」
 
「别人都行,你怎么就不行。」
 
「你以为垃圾分类是为了谁,我能拿到一分钱的好处吗?这还不都是为了你们自己!」
 
「闭嘴。」
 
垃圾分类是一件好事。论证起来,对环境对经济是会有很大的好处,我毫不怀疑这一点。但就像写作业也是好事,上补习班也有利于孩子的长期发展一样。一件事好不好,跟它推行起来的顺利程度,没有必然联系。我所认识的上海人民,谈到垃圾分类这个话题,没有不唉声叹气的。我认识的其他城市的人,听到「垃圾分类要推广到我们城市来」的传闻,没有不胆战心惊,瑟瑟发抖的。
 
推行一件好事推行到这个份上,真的值得反思了。当然,大的事情我反思不来,我能说的只是家庭教育。我们跟孩子的关系里,是不是也有这种情况:你给孩子安排好一件事,明知道对他有好处,他就是不情愿?还拿这件事反对你,搞得你特别委屈?这种时候,往往不是这件事有问题,而是你推行这件事的方式有问题。——当然也有父母会说:哪有那么复杂,是孩子有问题,打一顿就好了。会这样想的父母,一般也不看这篇文章。由得他们吧。
 
从这个过程里,父母可以学到的第一点:
 
被强制的滋味很难受。
 
即使是成年人,被强制做一件事——哪怕是正确的事——都很不舒服,因为不能选择。或者说,没有表达自己意愿的机会。一件事是不是自己选的,自己有没有参与到决策过程里,感觉会很不一样。所以聪明的父母让孩子喝水,不是直接说:「喝水!」而是说:「你是喝热水还是喝凉白开?」
 
效果立马就不一样。
 
听起来有点像耍猴,早上四个桃还是晚上四个桃?但不管小孩大人都很吃这一套,人有时比猴子也聪明不到哪去。试想,提供两个选项:分类投放点,全天开放。不分类的投放点,只在指定的时间地点开放。你要么选择分类,要么不想分,就选择指定的时间地点倒垃圾。是不是感觉好多了?
 
第二点:这是谁的事?
 
为什么给一件事加上选择权,哪怕只是形式上的选择,一个人都会更愿意配合?因为这样一来,他在这件事里就有了责任。他会当成是自己的事。
 
我给家长讲课的时候,有一个难点,叫做区分动机:做一件事的理由是什么?或者说得再直白一点:这是谁的事?动机的背后其实就是责任。谁拿到更多好处,谁就应该承担更多。你问孩子:「你做这件事有什么好处?」他说:「没有好处,只是爸爸妈妈要我做。」这件事就难以坚持。因为是在为父母而做,没有自发的动力把这件事做好。一切不顺,锅都只能由父母来背。
 
之所以它是个难点,是因为家长都下意识地觉得,责任怎么可能是我的?当然是孩子的啦。只是他太不懂事,太懈怠了,虎头蛇尾,没有能力把事情坚持下来,所以我才暂时多负责一点,督促他完成。他们把孩子的「懈怠」看成是家长需要负责的原因。但恰恰相反,孩子为自己责任的事,比如看动画片,是绝没有懈怠一说的。所谓的懈怠,恰恰已经是家长「替孩子负责」的后果。
 
「孩子本来就不想做这件事,是我想做。」哪怕承认这一点呢,也很重要。
 
但是不愿意承认的父母,始终不会承认。他们会发明很多的解释:懒啊,不自控啊,不理解父母的苦心啊,缺乏大局观念啊,反正都是这届孩子不行……然后是越发严重的亲子对立:抱怨,指责,争吵,最后干脆使用强硬措施:不要再说了,你不做是吧?你不做,我就用强硬的方式逼着你做。
 
遇到这种情况,要怎么解决呢?
 
如果一件事,孩子做了也拿不到(他能理解的)好处,但我就是想请他做,该怎么办?
 
最起码的一点:我要「请」他做。
 
换到成年人的世界里,这是一个基本的尊重。一件事给你添麻烦了,也没有什么你看得上的好处,那我跟你商量这件事的时候,语气就会带上一些诚恳,征求,甚至请托的态度。你点头了,我的感激发自肺腑。如果你付出了辛苦,我会向你表达歉疚:对不起,是我让你受累了。——这些都让你觉得,做这件事对我意义重大。你虽然没有实质性的好处,至少是收获了我的感激和赞美。
 
这一来你也会想,虽然麻烦一点,这个事也不白做。或者可以说,你为做这件事找到了意义。意义就是帮助别人。你是在做好事,这是你的动机。
 
这是父母需要学习的第三点:假如孩子看不到一件事对他的好处,至少承认这件事对父母的价值。认可孩子的付出,表达感激和欣赏。
 
但如果不是这样,如果我们请别人为我们做事,说的是:「从今天开始,你必须这么做」,「完不成就罚款」,「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反正就是必须做!」,「闭嘴!我不想听到你的抱怨」……那会是什么效果,想一想就知道了。
 
相比于环保,发展这些宏大的主题,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很小,但也很重要。
 
家庭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有多方面的利益,有短期的,也有长期的。要让每个人做每件事都纯出于自愿,那是过于理想的情况。实际操作起来有困难,或多或少需要强求一些人的行动,甚至违背他们的本来利益。这一点多数人也可以理解。至少说,它是「正确」的。但我们在做这些正确的决定时,方式方法,甚至遣词造句的一点不同,都会造成不同效果。这一点则需要不断体会。
 
说回到垃圾分类这件事。尽管它带来那么多怨言,有一点很值得学习,那就是上海人的精神气质里,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分寸感,在倡导者和服从者之间构成了一种带有娱乐和调侃精神的相互体谅。笑着做,而不是一刀切的政令,严刑峻法的执行。无论是VR扔垃圾的电子游戏,还是「太桶达人」的行为艺术,网上段子手的吐槽,电视台甚至还牵了一头猪来试吃垃圾,判断干湿属性……都让我们提起这件事的时候,还可以带着一点笑容。觉得毕竟是在上海,做事情毕竟是有腔调的。
 
在我看来,这一点笑容很重要。
 
带着一点轻松的态度,开始做一件新的事,就不会有太大的压迫感。人们哪怕不能参与决策的过程,至少可以参与到尝试和执行的过程里,允许自嘲,允许恶搞,允许有意见,这样就会有些弹性的空间。换一个城市,也许是不由分说,冷着脸强制执行:「这是上边儿的规定,您甭跟我说」。满街刷标语拉横幅,中小学强制背诵。抱怨的语言发到网上就会迅速消失。反正是我说了算,你们照着办就可以了。至于你有什么想法,全都憋肚子里去……哪种方式效果好呢?我们都知道。
 
说了这么多,其实要把这些做好,有一点绕不过去,那就是成本:你要给人选择,就有选择的成本。你要培养他们的习惯,就有教育的成本。你要说服他们自觉去做一件事,就有解释沟通的成本。如果事情太麻烦,你只能求着他们去做,那更需要有所表示了……好的关系,是拿成本交换来的。成本可以是钱,可以是时间,可以是诚意和耐心。总之需要付出。没有随随便便能做好的事。
 
中国的父母有一种逻辑。不愿意付出,又想让孩子听自己的,就在简单粗暴的命令之外,包一层外壳,说:「你得听我的,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这就有自欺欺人之嫌了。
 
我翻译一下这句话:我又想让你做事,又懒得付出成本,你最好自己哄自己。抱着这种态度,别的不好说,想把一个孩子养好,还是挺难的。
 
话题:



0

推荐

李松蔚

李松蔚

350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临床心理学博士,清华大学心理发展指导中心讲师,注册心理师,系统式心理治疗的研究者和实践者。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