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松蔚 > 艰难的热爱丨反馈实验082

艰难的热爱丨反馈实验082

往期干预
 
 
完成一次叛逆
 
问:
 
李老师,您好。
 
我毕业到现在已经四年多,却仍然没有办法独立,做事情又拖延,不知道今后应该怎么办。
 
毕业后最开始一年半在国企做了文员,忙碌的工作让我喘不过气,刚好亲戚问我要不要去做本专业的工作,我急于跳出原来的生活,也就满口答应,转回自己大学专业对口的工作。
 
收入完全靠着工作量计费,我刚开始学并不能独立完成很多工作,工作效率也低,就几乎没什么收入。变得十分焦虑,并不像自己想象的会动力十足,相反拖延的状况非常严重,而且深刻怀疑自己的学的能力,甚至画一个简单方案的图纸,熬了一个晚上,结果还是不尽如人意。
 
混了一年半之后,又在家人的“帮助”下,进到另一家设计院,继续混日子。有时候任务没催的时候自己不紧不慢,经常也把任务拖延到最后崩溃大哭,碰到问题也焦虑得不行。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样折磨自己。发誓下次提前认真工作,仍然死性不改。感觉自己似乎不适合工作,学的能力不行,拖延,又钻牛角尖办事不灵活,沟通能力也不行。
 
我觉得这样下去最后不是我辞职就是被辞退。就在“放松-焦虑-拖延”的过程中循环。
 
这应该是我个人性格和家庭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我是独生女,而且是被“宠坏”的那一种,从小就什么都达不到父母的要求,从二本学校毕业后也回到了自己家所在的小城市,住在家里,工作也是家人安排,完全没有靠自己出去找过。
 
我这样的人应该就是大家批评的啃老的巨婴吧。当初的专业也是家人选的,自己没有很讨厌,也没有很喜欢。就因为亲戚是做这个行业的人,觉得可以照顾得到。我自己也觉得自己这样很不应该,甚至可悲,与我同龄甚至更小的人都早就独立,而我完全将自己的选择权扔给他人,自暴自弃的生活,不知道父母离开后怎么办。我始终不能相信自己有独立工作和独立生活的能力。
 
也有想过辞职换行业,但是感觉荒废了这么久,专业技能没学到,年龄越来越大,又不具备其它行业的技能水平,并且转行也没有方向,似乎两头都是死路,一直困在原地。
 
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和母亲吵架,她一方面事无巨细照顾我(甚至可以说是控制),另一方面哭喊痛骂着我为什么不好好学点专业技能,或者好好准备考公务员,一点都不为自己考虑。听到这些,我又像鸵鸟躲了起来,继续刷手机短视频来逃避自己的人生。虽然说还算是在二十多岁,但是觉得人生努力前进的步伐就到这里了。
 
我该怎么办?
 
答:
 
你要离家,离家之前需要完成一次叛逆。
 
大多数人在长大离家之前,都要完成这次叛逆,也就是让父母承认,他们无力掌控孩子的人生。只有确认父母死心了,放手了,孩子才会相信之后的人生是属于自己的,才会好好过。
 
你叛逆的方式很隐蔽,你把父母给你设计好的人生,用一种看似顺从实则毫无作为的方式消耗掉。你让他们自己死心,几乎已经快成功了。不过你妈妈很强硬,她有无穷的韧性,一次次被打倒之后还能爬起来,表示:「我对你还有希望,按我说的考上公务员,你就能过好。」
 
我想你可以按她说的做,去准备考公务员,然后一次次考不上,也许第三次或第四次失败的时候,妈妈就会放弃替你打算人生?她会想「我女儿没救了,我不指望她再有任何出息」?我不确定。但我猜,那是你期待已久的解脱。那之后你就可以告别他们,去追求自己的人生了。
 
你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死心,只能等。这段时间很漫长,因为你选择了一种消极的叛逆。
 
按我的经验,估计还要等三年,也许四年。这段时间的每一天,你都要继续像现在这样,做他们的乖乖女,默默搞砸一切,证明他们替你设计的道路走不通(妈妈会继续骂你,也没有任何效果)。同时,这段时间这么长,我想你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也以悄悄利用一下这段时间,为独立之后做点准备?但是要很小心,在父母表现出死心之前,千万,千万不能被他们发现。
 
或者你还是什么都不做吧,更安全。
 
你打算在这几年悄悄准备什么吗?这问题有点难,也许你可以花一周先想一想,看看有没有大致的计划(同样,不能被父母发现)。或者你还有不一样的想法,都可以在一周后反馈我。
 
反馈:
 
没想到得到了回复,很开心。
 
其实这种状况在小时候就有体现。比如小时候不愿意吃饭,母亲追着喂我。稍大一点,学钢琴到一半,感觉没办法很快提升就自暴自弃,因为内心隐隐不希望做到最好,让他们得逞。母亲的教育方式总让我有一种愧疚感,我无法表达出自身的想法,习惯性地顺从她。我很难受,她也很难受。所以创造出了一种消极的抵抗方式。为了父母的开心选择表面的顺从。
 
其实在提出问题的之后的一周里,我已经离开父母一个人搬到了外面,虽然是家人名下的小公寓,终究也算是搬出来了。今天父母轮番打电话问我要不要去吃饭,我也都拒绝。
 
这个周末父母也找我谈了有关未来的想法。很巧的是,谈到公务员我跟他们说我万一还是一直考不上怎么办,他们说不会,我的确是希望他们放弃对我的期待,去过他们自己的生活。想让他们真正把我当做一个独立的人来看待,而他们总是十分焦虑,觉得对我亏欠,于是加大力度鼓励。然而,这种“爱”让我喘不过气。
 
或许他们有一天会死心,或许一直不会。重要的是我不再过于在意他们的想法,自己去生活。
 
至于未来的规划,倒也思考过几个方向,不是很明晰,也没什么技能。个人性格和环境原因,让我有一些习得性无助。感觉自己摆正心态之后,继续做这一行,或者去当公务员,或者去考教师资格证当课外老师。但我在说出来各种可能性之后,都做了自我否定,把前路堵死了。
 
或许可以先不辞职,从抽空备考开始,一步一步来。无论朝着哪个方向。走走停停,未来可能会更好也可能更糟,但多的是一份笃定。
 
(此段为一周详细记录,内容略——编者注)
 
【停在此刻】
 
总结:
 
回顾这一周,可能会让大家失望。我并没能真正脱离父母,朝一个坚定的目标大步前进。
 
经历了不完全离家以及回家之后(到自己家人名下的一个单身公寓短住了几天,又回家了),思考了一下,目标是公务员之类或许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期间并没有看公务员相关考试准备。可能是搬出去也消耗了我很多精力,一下子还不能做出决定。另外本省的疫情突然爆发,虽然没有波及到我所在的区域,但是多少令我慌张,疫情也加深了一些对未来的不确定。
 
建议对我的启示在于,脱开了父母的思维,去面对一些真正的问题。我本身也有很多方面非常复杂的问题,也不是一个有明确目标,坚定做到底的人,不能指望我在一周之内有一个质的飞跃。
 
如果年龄不是问题,竞争不是问题,情绪不是问题,如果世界的变化能够等等我就好了。
 
这一周好像过了一个月,我跳脱出来多了一些思考,也让我发现写日记是让自己情绪平稳的一个很好的方式,这些也已经很好了。毕竟我的许多问题要在现实层面解决还非常困难。听着平缓的英文歌,在电脑上记录下这些,难得的放松。虽然走走停停,生活也要继续前进。
 
新干预
 
艰难保持的爱
 
问:
 
我总是处于饥饿状态。刚吃完饭不久,又会觉得饿,每天满脑子想的就是一日三餐吃什么,自己也热衷于制作各种美食。
 
我是一个严重的糖尿病患者,血糖一直居高不下,而且服用各种药,加上胰岛素联合用药都无法下降。现在我的状况是左眼已经失明,右眼视力微弱,且是高度近视。而且脑子里还长了一个瘤。长的位置正好压在视神经上。跑过上海华山和北京天坛,经过十来位专家的问诊,都建议我立即手术,否则右眼视力也会受影响。但是手术的风险也可能是双目失明。实际上,我这种情况最应该节制饮食了,但我的食欲还是非常非常的旺盛。
 
原来我以为我的食欲问题是源于小时候四岁左右被父亲一次塞入了五六个鸡蛋造成的。后来一位心理咨询师跟我讲,可能起源于我更早的时候,母亲的奶水不足或者是断奶过早。我问过我母亲,奶水确实有点不足,但断奶到1岁多。
 
我很想解决这个饮食过于亢奋的问题。节制自己的饮食,每餐做到七成饱。
 
答:
 
谢谢来信,我对你的勇气印象深刻。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你还在坚持自己生命的追求。
 
进食不只是生理需要,也是意义之所在。
 
如果单纯为了保住生命和健康,节食也许不难。但我站在你的角度想,作为一个热衷美食的人,以节食为代价换取的健康又有何意义?
 
所以糖尿病对你造成的威胁,比其他病人更大,更残酷。不只是威胁你的健康,更在于你的乐趣你的追求你的意义感。你在医生的帮助下赢得健康时,却有可能动摇对生活原本的信念。
 
所以你在艰难地保持对生命的热爱,不惜以生命为代价。我钦佩你的坚持,同时也在想,有没有找到一条两全其美的路?——不放弃对食物的爱,同时也不贻误治疗?比如说,是不是可以一边控糖,一边把精力放在研制一些低糖的,同时也能满足口腹之欲的食谱上?这样,就不用克制自己吃东西的幸福感了。但我不知道你个人的喜好,会不会觉得做这样的事有意思?(它倒一定是有意义的,可以造福更多的控糖者)。
 
不要责怪自己的食欲,这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感受之一。不过必须先保住生命,才能安全地吃,释然地吃。要怎么实现我也不确定,只能请你这周试试看。当然,也许你还能在生活中找到其他的意义,也不妨告诉我。期待你的回复。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