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往期干预
 
 
内疚与边界感
 
问:
 
我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就是如何与控制欲强的母亲科学对峙,并且树立自己的生活边界。
 
七岁时我的父母离异了,过程非常轰轰烈烈,我记忆不多。反正结局就是跟随母亲换了城市生活,从此相依为命。我妈妈的家庭非常复杂,基本上吃百家饭长大。我记事起她就非常叛逆,辱骂自己的母亲,并且切断一切联系。所以我极少与家庭里的亲人往来,逢年过节都和妈妈一起度过。
 
我是一个没有青春叛逆期的孩子,可能显得温良单纯,按照母亲的说法我是被保护得非常好,她倾尽一切付出为我。不过到了恋爱期麻烦就来了。妈妈不喜欢我的男朋友,或者说一开始喜欢,但是谈婚论嫁时她的一些强势的态度激怒了亲家,对方也不顾她极度敏感的性格,唇枪舌战十分不愉快,至此她就不再正眼看我老公及其家人。
 
我最难过的时候,倒是问过自己,这个婚姻如果自己决定,是否需要继续?答案是没错我要结婚。所以即便没举行婚礼,我也结婚了,现在孩子七岁,聪明可爱,我们结婚十年目前也依然很相爱。
 
困扰在哪里?这么多年拉锯中,母亲依然时不时爆发刺耳的言语训骂,严重时会上手打我。主要诉求就是,我一生都被你毁了,你有家庭,有孩子,有疼你的老公,我的一辈子呢?你用什么还我?
 
以前还好一些,孩子小她与我们一起生活时,有事忙有孩子陪伴,她也时不时是快乐的。今年过年尤其冲突,因为孩子大了,我们小家庭有自己的饮食起居,她似乎成了一个多余的人。她辱骂我的内容一成不变,变本加厉:她带孩子的辛苦付出,如今换来我的不孝顺,真是一个白眼狼。
 
其实我以前会担心如果完全不依靠妈妈,她会失落有一种被抛弃感。所以她照顾孩子或者与我们相处我都比较配合她的情绪,但是现在她会用更多的亏欠感来压迫我,我觉得很难过,非常想逃离。举个例子,她会买好菜到你家,按照自己意愿做好饭,让你夸。而这些饭菜我们并不喜欢吃,她也不在意我们是否喜欢吃,她觉得付出了就是伟大的。
 
今年过年也几乎没有聚餐,正因如此,她气到初二到现在都不跟我联络。好在我们现在已经分开住了,有了物理空间,似乎可以冷静一下。但是躲避应该不是长久之计,我希望找到一个科学的方式,向母亲表达自己的态度和观点。
 
请老师指点,拜个晚年!
 
答:
 
你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看过很多被原生家庭(主要是父母)反复纠缠,难以自处的案例。你的应对堪称典范:足够坚定,又足够善良。每一步都很好:按自己的意志安排婚姻,经营家庭,和妈妈保持物理距离。
 
妈妈当然会很痛苦。这没办法,她的痛苦来自她的成长经历,不是你的问题。或者说,即使你再多说一点做一点,也不可能帮她更好过起来。
 
能帮助她感受好一点的,只有时间。
 
你说「她气到初二到现在都不跟我联络」,你强调的是她不变(生气)的一面,但她是会有变化的,哪怕从正常的生气变得更生气,更绝望呢。她会有(一点点)冷静下来的时间,消化一些情绪或者反思。她会反复自怜自伤,沉浸在受害者的叙事里,但她也会有一天厌倦这种陈词滥调。
 
时间很神奇,没有一种状态是永恒,不是你变,就是她变。——过去一直是你主动改变,迁就她,这次你把她当成一个会变的人,等等看?不要预设她不联络就是生气,万一她是在适应一个人生活呢?下次联系她的时候,你先用正常的语气招呼她:「新年好!我们给你做了爱吃的东西。」
 
她怎么接,你都把她假定为有能力的,成长的人。如果她不是,别失望,给她一点时间,下次再来。你不需要再变了。我认为你已经做到了能做到的最好:在保持距离的前提下,有一点适度的关切。既不绝情,但也不要无端成为出气筒和替罪羊。保持你的稳定,剩下的,她会学着适应。
 
你对此有什么想法?期待你的反馈。
 
反馈1:
 
首先谢谢李老师能回复我的提问,我是在推文中刷到自己的来信的,很惊喜很感恩。
 
今天回复邮件的时间点很怪,快要凌晨2点,因为我晚上去见了妈妈,回到家平复了心情正好写给老师一个反馈。
 
不被妈妈联络的日子里,我有持续给她发信息。基本不提关于生活方面的需要,只是问问在干什么,吃饭了吗,诸如此类。一直收不到回复确实很担心,通过共享的视频APP账号我会查看一下她是否在追剧,确认她是安全的。
 
稍后我试着发了一些长信息,讲了自己的工作计划,开学以后的接送孩子安排,让她知道我的生活井井有条。
 
今天我收到了妈妈的信息,约我在她公寓见面。
 
说实话见面之前我非常紧张,我等她的时候坐在车里用了一个小时让自己不要害怕。我担心她会对我吼叫担心有过激行为,甚至让朋友附近咖啡厅等我,确认一切都安全。
 
非常感恩,妈妈比我想象中平静,她约我是想把自己从小到大的故事讲给我听。
 
我想她应该是花了足够长的时间去思考,希望告诉我她的经历,让我理解她的艰辛和不易。
 
失联的日子里,她找了一份工作,很气,很忙,也懒得回复我。
 
故事从她作为遗腹子开始讲,童年的苦,婚姻的苦,独自带我的苦,我结婚时她的委屈和付出……讲述持续了大概三个小时,妈妈有时候崩溃大哭,有时候生气控诉,有时候非常骄傲地两眼冒光……我基本没有哭,我帮她擦眼泪,我可能流过一点点泪水,但是很快我就觉得好像在看另外一个人。
 
这种感觉很奇怪,因为她小时候吃苦的故事让我很难过,但是回到离我记忆近一些的部分,我又非常冷静。我甚至能判断出最近几年的婚姻矛盾里,妈妈断章取义的部分,虽然确实很多冲突对她深深伤害。
 
我被质问为什么一辈子倾尽全力的付出换来一个不知孝顺的女儿。也被追问为什么婚姻里作为长辈的妈妈,得不到来自我和我丈夫的尊重。
 
对于婚姻的控诉我都没有回答,我说,现在出现问题的是我们俩。妈妈说,她期望我是热情关切,时刻问候,扑过来的温暖型。
 
我做不到,我如实回答我做不到。
 
我说:
 
这是第一次妈妈完完整整给我讲整个故事,妈妈你真的很辛苦很伟大(其实她讲过很多)。其实你不讲我也能感受到,我一开始就知道屋子里有只大象,我在你眼里的蠢笨是我作为一个小孩用了最大的力量去哄你开心。因为我记得你半夜哭,我记得你晚回家,我记得你受伤住院我都记得。我只是觉得无以回报,太沉重了,我还没有过好自己的人生,更不知道怎么帮你担负人生。
 
我不讨论婚姻的问题,不讨论两家之间的问题,其实问题只是出在我们俩之间。我长大了,我不能像小孩子一样围在身边,我们虽然还做不到亲密,我们要不要试试像朋友一样能互相问候……
 
不是被妈妈问住,我就马上去哄去撒娇,我讲出了我的想法,她也继续表达自己的极端意见,比如某大V被问起父母不认同子女的婚姻时,回答说最大的孝顺,就是婚姻大事听父母的。
 
谈话中止在她需要休息的时间。
 
离开的时候确认她躺下了,我亲了她一下走了。这是整个晚上唯一一次亲密接触,关上门戴上口罩我眼泪就下来了,大概在车里哭了半个小时。我觉得好难过,妈妈为我付出了太多。
 
我有道德被撕扯的感觉。
 
回家以后,我冷静想了一下。事情可能是在慢慢变好。至少妈妈去工作了,无论工作是否顺心是否受委屈,她有了接触新鲜人的机会。
 
听她讲故事的时候,我们的小凳子离得很近,有几次低头听,她还关心问我是不是困了。有一种我变成了父母,虽然很心疼但是要学着放手,让妈妈独自一人正视自己孤寂的人生。
 
刚才我给妈妈发了一个信息:
 
谢谢妈妈今天对我讲的经历,我非常非常幸运和感恩有这样的妈妈。只是妈妈太苦了所以敏感得像一只刺猬,可能我被扎到几次就想逃跑。原谅我很笨地表达我的爱,我爱你妈妈。
 
以前是小孩子的爱,少年的爱,现在是一个承担了一些生活压力的中年人的爱,我希望努力一些可以让妈妈减少生活顾虑。
 
工作想做你就做,不想做就歇歇做一些感兴趣的事,我们一起保持身体健康,日子会越来越好!
 
妈妈应该可能是睡着了,没有回复我。
 
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非常唠叨的一份反馈,感谢老师的指导。其实我最喜欢的一句话也是关于时间的——
 
葡萄酒的秘密是时间,一切的秘密都是时间。
 
反馈2:
 
中午阳光很好,果然晒太阳是容易让人开心的!
 
我今天睡醒以后发信息给妈妈,说我带着孩子,约她去餐厅一起吃午饭。
 
因为有小朋友在,妈妈是非常开心的。老三套的念叨的话只有几句,我没有接话但是有一点点的反驳,比如指出妈妈举的例子里对父母百依百顺的孩子,本身都是依靠父母在啃老。我没有这样的背景和依靠,我需要靠自己去奋斗。
 
然后妈妈就不再跟我说这些抱怨了。
 
吃饭的时候我主动照顾一老一小,八岁的女儿问,妈妈我多希望姥姥跟我们住在一起!
 
我说不要,姥姥和我们现在要换一个游戏模式,姥姥不是我们的生活保姆,也不是只有照顾我和你这一件事,姥姥有自己的生活,我们以后要跟姥姥约好吃的,约郊游,一起去玩耍。
 
我想能做到的,是用教育孩子的方式看待妈妈。
 
我反感的行为和语言,我如果不方便反驳和怼,就保持尊重和淡漠。但如果是更健康的模式相处,我会积极响应,让她觉得这个方向是对的。
 
讲真话,好难。
 
这一路真的好难,而且无数次深深羡慕过其他人温暖的母女或者家庭关系。我对自己说,有希望,就值得坚持一下,我的目标并不是只过好自己,还希望妈妈也能好。母女一场,情义无价,她对我倾尽全力,我至少也要做到无怨无悔。
 
再次感谢李老师这个温暖的树洞。
 
新干预
 
牺牲
 
问:
 
松蔚老师,你好。
 
今天想请您帮忙解决一个困扰我的严重问题。
 
自2020年1月27日,新冠疫情爆发,为适应疫情防控需要,我的工作模式发生很大变化,从原来正常上下班变为在单位封闭一个月,回家休息半个月。最长的一次在单位封闭两个月回家休息半个月。
 
值班模式变化不是问题,问题是我发现自从这种模式以来,我就特别想吃东西,爱吃东西。特别是甜的东西,面包,点心,沙琪玛等。没有的时候还想吃,有的时候就一定得吃。有时我自己都感觉吃得太多了,睡觉都觉得撑得胃难受,可还是想吃。自己也努力过,也试着和自己谈谈心,少吃点,但是效果不明显,还是想吃。
 
一年多时间了,虽然还没有失控,体重没有大幅度增长,但我想让自己接受这件事。第一接受疫情变化带来的影响,第二吃的情况有所改变。
 
请松蔚老师帮忙!
 
答:
 
你好,疫情防控的无名英雄!虽然不确定你具体从事哪方面的工作,先向你的付出致敬!
 
过量进食(尤其是甜食),是一种调节情绪的方式,是你为防疫工作默默的牺牲。进食的冲动有多强,代表着你承担的压力有多大:不只是工作节奏的变化,还有疫情遥遥无期的不确定,时刻不能松懈的紧张,孤独、疲倦、对未来的迷茫……这些隐性压力要有排遣的渠道,对你来说就是进食。
 
辛苦了,这是你替大家承担的痛苦。
 
我帮不上忙,现阶段的办法只能是等。等防疫工作告一段落,这种压力自然也会解除。除此之外,倒有个简单的建议,不确定会不会对你有用:
 
每天照常吃。想吃多少吃多少,但吃的同时要做个记录。吃的东西分两类:一是你正常的生理需求,二是你因为防疫工作犒劳自己,允许自己多吃的部分。两个部分要分开记,特别是第二部分:每天相比平时「多吃」的部分是哪些,量有多大?不需要你控制。想吃就吃,吃完做个记录就好。
 
你记下来的,就是你为防疫做出的额外牺牲。——用这样的方式记一周,告诉我感想如何。
话题:



0

推荐

李松蔚

李松蔚

350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临床心理学博士,清华大学心理发展指导中心讲师,注册心理师,系统式心理治疗的研究者和实践者。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