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松蔚 > 父母的承担丨反馈实验065

父母的承担丨反馈实验065

往期干预1
 
 
命运的主宰
 
问:
 
李老师好,我经常看您的公众号以从中学习生活的道理。目前也有些烦心事,想向您请教。
 
今年的考研已经落下帷幕,该复试成功的,该调剂成功的,也都结束了。今年我已经是第二次考研了,我已经28岁了,但是依然失败了。
 
我看着曾经和我在一个水平上的同学,读研毕业,在省会城市工作,或者在大学做教师,或者结婚生子。而我还在深圳飘着,没地位,没金钱,也没归宿。就深深地感觉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loser,觉得我能接触到的人都是垃圾。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也慢慢逼自己接受自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我也告诉自己曾经的成绩不等于现在,也告诉自己脱下校服,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家庭和经历买单。但我还不能接受,我怎么这么失败?
 
以前我爸总是和我说,小时候我家来过一个会算命的人,那个人说我长大后会很厉害,每次脑海里出现这句话,我就更痛苦一些。
 
生活还要继续,路还要继续走,现在就想是要继续考研,还是考个小地方的公务员?考研,让我觉得以后可能会遇到不一样的人,发生不一样的事,未来还有无限可能。但我年龄太大了,家里又穷,妹妹还在读书,总觉得这样一意孤行只想自己,太自私了。考公,又觉得自己的能力只能考18线小县城,以后的生活就是上第一天班就能看到最后一天,无望了。而且,可能还要做一些没有意义的,自己不认同的工作。每天都在做这样的思想斗争。
 
上班的时候,一闲下来,脑子就是这些。
 
可能是我还没有想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吧,可是我怎么才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呢?人生的意义又到底是什么呢?我为什么总是想这些呢?为什么我做什么事情都要想这个有没有意义呢?我觉得好烦呀!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早晚都要死,为什么我还不死呢。
 
我不知道我要怎么选择,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李老师帮我分析一下。谢谢!
 
答:
 
我猜想你有一个假设,你希望在28岁的时候,就可以为将来一生找到一个足够好的活法。
 
很诱人,但也造就了你现在的苦恼:你目力所及的范围,没看到好到足以托付一生的活法。
 
怎么办呢?我有一个提议:
 
你只负责眼前一年,把未来的一生交给「命」。
 
算命的人说你会很厉害。那其实是别人的许诺,却变成了你的负担,因为你把自己看成「命」的主宰者。这句话其实可以这样理解:只要它是灵验的,那么无论你现在做什么选择,最终都会被「安排」走上一条厉害的路。你是被主宰的。
 
神秘的东西我不懂。但我的确知道,站在几十年的时间尺度上,人是被世事无常主宰的。谁也做不到现在一个念头就能决定未来一生。28岁不能,38岁的时候也做不到。你能做的,只是安排好28岁怎么活。等到29岁,可能延续之前的活法,也可能临时决定变一变,当了公务员也说不定辞职,念了研究生也可能退学创业。你是自由的。或者说,那时的你想怎么活,不会受现在的影响。
 
所以不要跟算命的人抢生意,未来就姑且信他的。你要想的仅仅是:如果只能安排28岁这一年,这一年我要怎么活?不知道会不会简单一点。
 
能把一年安排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也不容易。你可以想一个星期,然后给我反馈。
 
反馈:
 
看到了李老师的回复,突然觉得葡萄酒的秘密不止有时间,还有酒引子。李老师的阅读理解能力太强了,总是能在一堆杂乱无章的控诉里找到一个主旨,一个落脚点。
 
其实看到李老师建议的时候,我已经没有那么纠结了,但李老师的回答还是给了我很多思考。
 
说实话,这一周时间我思考得不够投入,可能是动力不够。李老师说让我想想怎么过好这一年,把它过成我想要的样子。看了这样的文字让我很轻松,有点一根脚趾触碰到了”活在当下”的那根线的意味。可我左思右想,还是做不到,做不到把今年一年过成我想要的样子。
 
我想象的日子,太随性了,我还有很多牵挂,我怕我活得那么随性,我就会赚更少的钱(本来现在的工资就很少)。我担心我爸妈生病,没有钱看病。我担心我妹上大学,要为钱操心,不能安心学业。我想尽快有个房子,让我爸妈可以来我附近住,看看我看过的世界。我觉得我现在的每一步都是在给未来铺路,我想找一个让我有很大可能性安定的路,因为把未来交给无常,就有可能输,我觉得我没有东西可以输。
 
我喜欢安安静静,看所见之物的本质,更多追求精神世界。但我爸妈还是希望可以享受一些更好的物质生活条件。他们不会要求我给他们怎样好的物质生活,但我总是能感到那股期待。就像小时候他们总说你成绩好不好都行,但其实我成绩好的时候他们就表现得更高兴。
 
虽然我不能把一年都过成我想要的样子,但是有了李老师的启发,我觉得可以在一年里拿出一天,一个星期批发给我自己,我也特别开心!这也很自由。非常感谢李老师百忙之中给我的解答。
 
往期干预2
 
 
讨好和拒绝
 
问:
 
如何改变讨好的人际交往模式?
 
我是一个女孩子,从小在重男轻女的家庭中长大,习惯了去压抑自我,不断讨好周围人。
 
工作中总是很用力地把工作做到完美,情感上也经常去讨好自己的领导和同事,让她们觉得开心,但总是无法守住自己的边界,同事和领导会对我提出越来越过分的工作需求。替别人承担了越来越多的工作,也承担了别人很多的不良情绪,在这个过程中我总是积累了很多的愤怒和怨言,但我仍旧无法去和别人表达我的愤怒,也没有办法拒绝别人。
 
我很害怕周围的人不喜欢我,但无论我如何讨好别人,最终结果都是别人讨厌我,升职加薪都轮不到我,甚至排挤我,感觉自己无论怎么努力,别人也不会喜欢我,每次自己都很失望,但是要继续忍受领导和同事的剥削,不断说服自己,自己要多加忍耐,但最终当自己再也承受不了同事和领导对我的过分要求,就会和他们大吵一架然后离职。
 
我换了四份工作,每一份工作都是这样的模式。我很痛苦这样的模式,感觉自己陷入了「讨好=怨恨=无法承受=愤怒离开」的恶性循环中。
 
我很讨厌自己讨好别人,但每次又会不由自主地,无法控制自己地去讨好别人,讨好后自己也会不停责怪自己,然后依旧无法拒绝别人过分的要求,内心总是充满了愤怒和无力,我要怎么做才好?
 
答:
 
既然这是你一个无法自控的模式,估计一时是改不掉了。请你在接下来一个星期内,每天观察自己的行为,看看自己做的事情中有几件是:
 
别人让你做,你不想,却身不由己的。
 
别人让你做,你也想做,顺势答应的。
 
把两个数字分别统计下来。一周之后告诉我,每天这两个数据会怎么样变化。试试看你在观察的过程中,会不会对自己有更多一点的了解。
 
发过的反馈1:
 
 
刚看到这个反馈的时候,我思考了一下,写这个反馈让我太痛苦,我根本不想思考这个问题。
 
什么是别人让我做的,我不想做的和我想做的,这有什么区别?我为什么要区分?难道让我感觉痛苦的,不都是外人想让我做的吗?
 
我很讨厌和回避这样的区分。前几天几乎不想写,勉强写下了几条。在这几天内,我隐隐约约地感到,我好像陷进去了一个固定的思考模式之中:让我痛苦的事情都是别人强迫我做的,我只要痛苦,就会觉得是由于我在讨好别人而引起的。
 
但事实好像和我想的不那么一致。
 
终于自己鼓起勇气,忍耐着痛苦,总结了一天中别人让我做的,我不想做的事情和我想做的事情,大部分都是我不想做的(2:1)。
 
连续写了几天后,事情就陷入了重复中。我发现我不想做的事情,都是我认为对我没有价值,浪费我时间的事情(一些没有意义的重复工作),以及被迫和我不喜欢的人进行沟通。我感觉就像和一个个蠢货在讲话,浪费我的精力,有些是感觉拒绝他人比较麻烦,敷衍一下就比较简单,做这些我不想做的事情,我感觉是满足了别人的需求,影响了自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时间。
 
我想做的事情,就是我认为对我有价值的事情,这些事情我能做到超出别人的预期,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收获。
 
看来我想做的和我不想做的事情,我大部分是按照是否对自己有利来区分,认为我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在浪费我宝贵的时间。再仔细想想,我不想做的也不是完全对我没有利益,有些只是我认为投入和回报不成比例。有些是认为做了可以增加自己好感度的,这么来看,又觉得自己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写的过程中,我发现我是一个比较关注自我内心感觉,没有客观关注外界的事情,而自己又通常会沉浸在以往的感觉当中,写这些事情的时候,会不断把注意力从自己身上强行转到外界事物上面。
 
另外也发现,在工作中,自己无法主动的去做一些自己认为很有价值的事情,仿佛别人没有要求自己做,自己就不会想去做一样。其实自己完全有条件去做一些,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情。别人也阻止不了我。如果可以多做一些这样的事情,我感觉就能平衡一下自己不满的心态。
 
这个反馈很怪异吗?还用继续下去吗?感觉思维脱离了以前的轨道,还用再继续干预吗?
 
上周收到的反馈2:
 
时间过去了几个月,继续写一下反馈,感谢一下李老师。
 
上次反馈之后,我在工作中开始有意识地关注自己想做的事,以及自己想要的工作方式和节奏。
 
为了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情、,我拒绝了上级领导给我的工作方法,他很愤怒,把我告到了老板那里。但是老板支持了我,对我说,只要达到工作的目标就行,这简直让我难以置信。我本以为会受到批评和指责的。我开始按照自己的工作方式做事情,中间又和上级领导起了几次冲突,但我感觉为了维护自己想做的事,是可以很有自信地和领导起冲突的。以前的我几乎不敢拒绝别人,每次说不,小心肝都砰砰地一直跳,像要跳出胸口一样。
 
这样工作一段时间之后,上级领导忽然主动和我和好了,不再干预我的工作,我做好汇报工作即可。他会在我需要的时候给予支持。同时我也在工作中,慢慢地学会提出自己的要求,会根据工作安排向领导要时间,要人手。
 
我现在越来越能专注于工作本身,不再过分纠结于领导是否开心,虽然觉得领导和同事不开心依然是自己的错,但自己会更多考虑工作本身,是否做得够好,时间安排是否合理,人员调配是否合适。
 
回看自己这段经历,就好像从一个讨好的泥潭中走出来一样。而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就像一个杆子一样,让我爬出来。虽然前路漫长且艰辛,但是感谢在成长的路中,可以得到李老师的建议,让我走过一段难熬的历程,继续向前走。
 
新干预
 
父母的承担
 
问:
 
凌晨三点多,儿子房间门缝里透出光来。知道他还在玩手机,劝阻没用,我唯有默不作声……
 
儿子22岁,大三下半年,理论上正值实习期,实际在家里流连于手机电脑朋友网吧。中午12点起床吃饭,下午出去,夜晚回家,有时不回。
 
他并不快乐,身体上心慌肠胃不适,精神上失眠焦虑,口头禅是“都行”,“看心情”,以及“嗯”,眼神犹疑空泛,面色槁枯。
 
他在家沉默时居多,坐在沙发或者躺在床上玩手机,偶尔也愿意和我们说说话,有时会诉说对自己不满,却又不知道干什么,觉得自己干啥都不行,很迷茫,焦虑,同时又在躲避。
 
我很内疚。小时候对他过于严厉苛责打击,对孩子现在的状态,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孩子爸也意识到以前在教育上作为父亲的缺位。所以,这几年我俩都在改正弥补。平时工作学习看书锻炼,给他树立好榜样。
 
我们对他的言行包容接纳,孩子爸做饭总是先问他想吃什么,他答复“都行”。我大多时候小心翼翼看他脸色,看到他笑了,眼神亮了,我也会轻松起来。但我尽量不显露出担忧,尽力营造平和轻松的家庭气氛。我们温言软语建议他做心理咨询、读书、运动,坚持做一件事,体会小小成就感等等,无奈他一句也听不进去。
 
他本质上是温暖善良的孩子。我已是近五十岁的老母亲,这问题当真是余生的心病,虽不想抱憾终身,但感觉怎么做都无济于事。如何才能帮助孩子渐渐走出阴霾,难道只能任由顺其自然……
 
想听听李老师有什么办法。
 
答:
 
其实,我也没什么好办法。
 
就像你说的,孩子是好孩子,你们也是好父母。没有人做错。但世界就是这样,好人也会遭遇解决不了的问题。孩子觉得干啥都不行,前途迷茫,不快乐,这问题不是谁想解决就能解决的。只能说世上就是有这样的不幸,遇到了就只能承担。
 
而你们选择了陪孩子一起承担。
 
父母做这样的决定,很不易。很多父母只承担有限的职责。有的父母会说:我们养你到22岁,这是义务,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遇到问题我们也帮不了什么(有的父母还要求孩子赡养呢)。而你们的承担是没有时间期限的,只要孩子需要,你们可以无条件地供养他的生活,连饭都会做好。
 
这很难得。今天是母亲节,到处都在说做母亲的不容易。你们还要加倍不易。别人还有个尽头,而你们似乎做好了准备,要承担整个余生。
 
我的建议也是基于这一点。我建议,既然你们准备好了承担这么多,是不是也请孩子承担一点?——比如做饭。每天他来负责一顿饭。在他还不能为人生负责之前,你们养着他;养一天,他为你们负责一顿饭。一方面他的压力也小一点,不需要操心太大的能力,毕竟只是干家务活,不需要很多技巧。另一方面,你们也能稍微享孩子一点福。
 
你们这周就可以跟孩子商量一下,听听他的想法。愿意的话就试起来。期待你们的反馈。



推荐 0